《白渡鴉–車臣噩夢》觀影心得/Panda

2014-11-11 liao

年輕的退役軍人Sergei將汽水倒入紙杯,娓娓述說車臣戰爭期間的親身經歷,語氣和緩,彷彿剛才鏡頭帶過的影像只是觀眾的錯覺,他的手臂仍然健在。導演訪談了許多從車臣戰爭前線歸來的年輕軍人,有些人細細分享戰事的經歷,有些人少了手少了腳,而沒有回來的人…只能化為須臾的影像。

05WeisseRabenA

在《白渡鴉-車臣噩夢》裡,那些受訪的年輕士兵們都曾抱持遠大的理想與榮耀為國服役(或者只是單純想多掙點錢),披上迷彩裝,以為軍人不過是職業的一種,沒什麼兩樣。被敵人俘虜後,那些年輕稚嫩的臉孔,面對槍支在眼前晃呀晃,嘲弄的言語不斷,看見一具一具橫躺的屍體,自己彷彿隨時也會被擊斃。即便戰火離我們非常遙遠,影像裡那種毛骨悚然的顫慄,還是不斷傳來。

痛苦的記憶如影隨行,那些哀嚎與血肉洶湧地填進來不及長大的心靈。從前線退役的年輕軍人自此噤口不語,再也不能從他空洞的眼神目睹光采,變成徬徨與被折磨的靈魂。回到家鄉之後,他們都努力回歸正常生活(或者至少去嘗試看看)。問題是,他們從未真正離開戰場。戰爭的陰影取代了平日的歡笑與熱烈。有些人不願意談,有些人即使願意開口,也沒有辦法從自己有限的言語裡,去完整解釋這段經歷與產生的影響。

沒有人願意戰爭,沒有人能解釋戰爭,也沒有人能阻止戰爭。戰爭痛苦的烙記不會只單單影響參戰的軍人,因為在此同時,他必然也扮演著父母或兒女的角色,一個人的服役、參戰連帶影響了許多家庭。就像這部紀錄片一直以不同關係人的觀點詮釋這些士兵的經歷,戰爭的爆發只會不斷將傷痛擴及到更多、更多的個體。

 

分類: 一起來讀書


公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