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自己的房間與東海書苑

親愛的大家:

據說不愛說話的店長都已經說了好幾篇了
還有俏皮的圖文對照版實在讓人刮目相看
我再隱形下去實在很難給自己一個交代

關於東海書店
對我來說一直就不只是一家書店

跟很多人一樣在台中出生成長
之後被林強的”向前行”精神感召
毅然決然北上求學工作多年
之後發現一個很可怕的症狀
上台北以後就一直很難在台中待下來
很重要的原因是我不知道台中可以去哪裡
除了去夜市吃宵夜去百貨公司血拼還有最常作的裝乖回家陪爸媽罵電視
比較有趣的可能就是找一家又一家新開幕只能吃裝潢的餐廳來個親友聚會
但這些事情通常一個月作一次就膩了
所以台中我一個月很難回來超過一次
一定要等到媽媽電話那頭頻頻催促回家的時間才會不甘願的回台中

但你也知道台北就是台北
住個幾年你遲早要認清爛天氣的日子就是比較多
像樣的房子要一百年不吃不喝才買得到
我再怎麼被精明的同學同事調教也沒辦法學會足以應付大都會殘酷法則的心機
重點是我一點都不想變成那個我自己都不認識的人
就這樣兩年前我回台中了

東海書苑
靈光乍現
在中港路的車水馬龍中
因為過快的車速我必須回過頭才看的清楚招牌
回家搜尋了一下網站
讀書人工會
哇塞!原創又有理念的經營模式
立刻開啟了無線想像
對於一群人 對於台中 對於藝文聚落的想像

就這樣因為知道有地方可以去
我終於可以安心的欣賞台中的天氣 房價 和 人
我猜想
一定有一群人跟我一樣
需要一個地方可以讓他們可以去
當他們不想看電視 不想上網 不想吃餐廳的時候可以去的地方
當他們被所有裡有當然的事物逼到牆腳的時候可以去的地方
當他們想不到哪裡可以去的時候可以去的地方
沒有東海書苑會有很多人很難留在這個城市
而我就是其中一個

店長要收店的那段時間
我看到了很多雙落寞哀傷的眼睛
我知道那是什麼
好不容易找到的 怎麼可以就這樣沒了
我語帶威脅的跟店長說東海書苑是台中的靈魂
沒有靈魂就成了行尸走肉
怎麼忍心?
後來書苑搬來了美術館對面

邱妙津說塞那河岸那區是巴黎的心臟
我開始想像美術館對面的園道區就是台中的心臟
心臟要有靈魂才會完整才有生命
這樣的相遇
我以為並非不得已
而是出於更多更美好的想像

沒有東海書苑
也就不會有自己的房間

自己的房間是出於多年來我對於性別空間的想像
房間是私密的空間開放成為公共空間
就像性別議題一樣
個人的就是政治的
其中的一個意圖是
我想要藉由對於一個私密空間的開放讓大家一起來檢視這當中很性別很政治的元素如何影響我們以及我們如何看待
自己的房間來自於想像也是個實驗
所以當中我也不斷在變化修正
自己的房間與大家互動下也漸漸產生不一樣的面貌
累積太多沒說了
想要說的還很多
那就下回分解吧!

2篇留言/回應 我要留言/回應

  • 1. 雞飄  |  五月 24th, 2010 at 12:02 上午

    那可能一有排假 常去 你的房間 串門子

  • 2. 吳世欽  |  十月 30th, 2010 at 7:26 下午

    今天差一點到台中……….希望聖誕節前,能在東海書苑或自己的房間再見面!

我要留言/回應

必填

必填, hidden

引用( trackback )  |  RSS訂閱


公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