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曾經,就是現在。3/27晚上來和愛亞一起夜間飛行

2010-03-25 jours

a527_l_a527

3/27 晚上7:00 愛亞新書分享會–是誰在天空飛行

地點:東海書苑

主講人:愛亞

中繼站—-部分後記 愛亞

這個世界有許多人們不容易理解的事,甚至連眼見都無緣見到的事。

《是誰在天空飛?》是我一直想寫的故事。

曾經我問過許多人:「你做夢的時候會飛嗎?」

答案有:1、從不做夢

2、不曾夢過飛翔

3、夢過一兩次

4、常常

最可憐的一種人是瞪大眼一直問:「妳為什麼問這樣奇怪的問題?是什麼意思?」

最可愛的那種人是不斷不斷地向我述說有關他的飛行夢,說了一個又一個。

《是誰在天空飛?》最早以短篇小說的形式刊登於台中台灣日報副刊,那是1999年。

我並不是做事拖拉的人,這個長篇到如今才完成才出版,我自己也驚訝,歷經十多年,又不是什麼偉大的作品,真是匪夷所思。

在台灣日報寫了幾個月,是怎樣的因素呢?我的稿子接不上了,沒有多久,台灣日報副刊也接不上了,台灣日報沒有了副刊。但當時的副刊主任詩人路寒袖和編輯陳顏却變成後來我時常想念的朋友。

人與人是那樣地不同。某些人生來便比別人多了一些些什麼,那多出的,常常是一種聰慧,會造成快速的收穫。而比別人少了一點點什麼的,那什麼或許便構成了魯鈍,魯鈍會製造的錯失頗多,但它亦有非負面的收穫,一如聰慧不見得都是好事。

一直相信自己親眼所見的許多事情,也一直喜歡自己腦子裡編織的許多虛幻念頭,時日久了,讓我明白我不過是比較魯鈍罷了。可是也慶幸,因著這分魯鈍,我似乎享有了極豐沛的一般人無從理解無從接觸的東西。

自幼弱的兩三歲到現在,我的夢裡飛行翾翾翊翊不曾停止,有時醒在枕上,心與魂魄還在泛藍的黑色夜空浮移,寂寞孤寥夢裡延伸夢外,備感淒涼。但也偶時邊飛邊笑飛飛飛笑笑笑,笑到擁被醒來還在快樂地嘻笑,心情好到自己都覺安慰不已。

萊特兄弟當年造飛機曾被當成呆子與瘋子,說是痴人言夢,人怎麼可能飛上天空?可是那樣龎大巨形的波音機都飛上天空了,人雙手平伸飛上天空會是絕對不可能?可能有人可能,可能有某些人可能!某些人具備某些特殊能力,是我們不知也無從知而已。

你相不相信?也許你在高空飛行時我就在你左近,所以,如果你飛到某個高度像李慕一般透了明,衣裳肌膚顏髮手足都透明而終至隱形了,請勿忘發聲,因為我可以就在你左近。

《是誰在天空飛》愛亞醞釀 11年

記者: 邱祖胤 採訪 刊登日期: 2010.02.19 中國時報

「你作夢的時候會飛嗎?」這是作家愛亞經常問朋友的問題。她最新的長篇小說《是誰在天空飛》,描寫民國五十年代新竹小鎮故事。幾個具有特異功能的少男少女,在天空飛來飛去,彷彿能藉著飛行超越家庭、學校及現實帶來的壓力。

愛亞說:「我三歲時候就作過這樣的夢,那時感覺很冷、風很大,自己在空中看著小掛子在地上翻滾。我在空中居高臨下喊著:『我的衣服!我的衣服!』」

長篇小說問世 寫出孩子心聲

之後這個夢境經常出現,愛亞發現其他人也有同樣經驗。「我大兒子要飛時會先稍息,然後步子邁開,開始飛了。有個朋友只要夢到陷在沙發裡,就表示開始要飛了…」

聲音磁性的愛亞,談起夢中飛行,就像青春少女。她十八歲戀愛,廿歲結婚生子,後來夫婿周亞民罹癌,她全心照顧丈夫九年,也獨力拉拔三個孩子成人,人生歷經太多磨難,作品卻總給人溫暖撫慰。

她說,自己的生活裡一直有意外發生,但也總是在承受別人的好處。「這些事久了會醞釀成好酒。寫文章的時候,我像在喝酒一樣,也許因這個緣故,讓人覺得我的東西很溫暖。」

飛離現實壓力 二部即將出版

愛亞說,初中時有個女同學放學時常跟她一起回家,路上對愛亞說自己看過的電影情節,但說得結結巴巴,愛亞便把對方的故事舉一反三、加油添醋,回講給她。這兩三年的交換故事經驗,是她編故事、發揮想像力的開始。

愛亞婚後除了帶孩子,還全力幫丈夫拍廣告,每天想腳本、出點子,成為日後寫作的最佳訓練。她不但是家庭主婦,更是幫老公日理萬機的小妹。

「有一次我突然在想,我是周太太、周媽媽,但,『我』在哪裡?」愛亞說,不是不願意當周太太、周媽媽,而是要找回自己。

她開始提筆,把許多「亂想」寫下來。

不快樂的童年 磨得溫暖筆觸

愛亞在民國七十年代陸續發表極短篇,《愛亞極短篇》深受讀者喜愛。描寫民國四、五十年代的代表作小說《曾經》,曾被改編成電視劇。二○○九年她獲得吳魯芹散文獎,評審認為她「獨樹一幟、文字有機」。而她作品最大特點正是在真誠溫暖中,充滿著理性與邏輯。

《是誰在天空飛》愛亞寫了十一年,小說的第二部曲即將出版。儘管這不是自傳,但是書中少年面臨的家庭壓力與愛情禁忌,背景雖在五十年代,現在仍引起共鳴。很少人知道愛亞童年過得不愉快,家中管教嚴,在學校面臨同儕壓力。

「《是誰在天空飛》就是寫家庭、學校教育的問題。為什麼要讓孩子受到那麼大的傷害?」愛亞說,成年人把生活的壓力發洩在孩子身上,很不公平,她有切膚之痛。

不過她喜歡以海明威的名言自嘲:「不快樂的童年,是老天送給文學家跟藝術家的禮物。」

分類: 活動訊息


公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