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眠搖籃曲(I)

2007-03-28 chloe

viva-la-tristeza.jpg

這系列是將多年來陪伴的失眠曲統一徵召、隨寫介紹,因為偏執的緣故,通常不會聽整張專輯,整晚只重複聽同一首歌。接下來的每一篇,寫的也都是單首曲子,而非完整專輯介紹。
嗯,世界上也是有這種「一歌人」的。
 
 
選輯 / 悄悄告訴她之悲傷萬歲(V.A. / Viva La Tristeza)
唱片公司:warner music
出版日期:2003/06/01
 
這就是~又喚擊靈魂又使之安的聲音。
 
CD玩具櫃裡,幾乎不存在爵士樂。
 
在朋友家時,聽;在咖啡館時,聽;上班時,聽;但在住處,很難見著爵士樂。只要在家,無論處於何種狀態,爵士樂都令我煩躁/不耐。說來最是自由飽滿的音樂,於我,卻怎樣都不適意。
 
就,無緣吧!
 
然後,是這樣雨落不斷的秋天午後,是空氣不再浮躁滯悶的夜裡,聽著Jimmy Scott的〈Nothing Compares To You〉,一遍一遍又一遍...
 
聽起來是女聲,卻不折不扣是男身。這首收錄在阿莫多瓦私房音樂《Viva La Tristeza》(《悲傷萬歲》)專輯裡的〈Nothing Compares To You〉,聲音表情這麼層次。感傷又了然,又孤單又完整。
 
從深夜到日出,是很好的陪伴。樂音流動著那些存在心裡,再無
謂流動的痼。

分類: 關於音樂

35篇留言/回應

  • 1. deepred  |  三月 29th, 2007 at 2:01 下午

    我也有這張專輯,不過我聽了會睡不著
    會有一種淡淡的悲傷
    很淡
    但常需很久才散

  • 2. greenbird  |  三月 29th, 2007 at 2:46 下午

    整晚只聽一首歌,是我無法想像的偏執!
    一餐只吃一味;一天只看一本,一次只看一頁;一個時間,一個地點,只做一件事--是這樣極致的偏執嗎嗎?

  • 3. Chaos  |  三月 29th, 2007 at 8:43 下午

    這是一種精神疾病
    最好能趕快脫離這種狀態

    當然
    也代表某種能量被蓄積著
    等待創造性的活動出現

    她是一種前奏

    祝福
    並引為至福

  • 4. chloe  |  三月 29th, 2007 at 9:41 下午

    deepred,

    我是因為失眠,所以無論聽哪一張專輯都睡不著...
    這張專輯據說是阿莫多瓦創作時的背景音樂,
    有那麼一次趕工,就放此張專輯試試,果真,完全不干擾,靜靜陪伴到天亮

    “會有一種淡淡的悲傷
    很淡
    但常需很久才散 “ 正因如此,這些音樂才滋味

    greenbird,

    整晚只聽一首歌,是限獨自時,如果身邊有人/寵物,這樣做是很虐待他者的 
    不過我相信很多人一定有這樣的習慣
    有時只是因為那首曲恰恰對了心,很適合

    不過在工作場合 就完全不是這樣了
    不要說同一首歌一直放,就算是同一張CD重複播放第二次時,我都會受不了,會立刻請有播音權的同事換片

    所以算是選擇性的偏執吧

    Chaos,

    謝謝你這麼關心我的精神健康

    我最近每天都睡飽七小時
    覺得很幸福 

  • 5. greenbird  |  三月 30th, 2007 at 4:59 上午

    睡飽七小時,真的很令人羨慕!
    我是想睡就睡,睡到自然醒,可是,要一口氣睡到七小時,真的很給它不容易呢。
    做事的時候,我愛聽廣播,閱讀思考的時候,則不能有干擾,如果它可以是不干擾人的背景音樂,我倒很想試試。

    請問英良兄,店裡有這一張嗎?

    Chaos,「這是一種病」(再次節縮您的話)是一種修辭吧?偏執非常態,可也是美。無疵不美。

    chloe,這系列介紹到一個量的時候,有可能把各專輯之「失眠單曲」做私人合輯嗎?
    睡不著的時候,只想聽自己想聽的曲子,一定是個人很偏好的,這樣看來,好像要進入私密房間讓人一窺究竟的感覺。我對音樂絕無慧根,但探密之八卦天性則根深而蒂固。期待跟著曲子聽心聲。不過像光線進入液態之折射,心靈「孔固力」之無音感者如我,聽成完全另一種誤解之滋味,是可想見的。

  • 6. miru  |  三月 30th, 2007 at 11:57 上午

    唉..我也是那種「一歌人」,
    只是常被唸,說這樣會弄壞機器.
    有時候陷入情境時,甚至會一歌一星期10天左右..

  • 7. greenbird  |  三月 30th, 2007 at 4:24 下午

    噢,可怕的一歌人正式出現江湖!還有誰能打敗miru的呢?我很高興我的枕邊人之雜食性格,不會有一歌人的暴虐,一歌十天,不是音樂暴力是什麼?

  • 8. Chaos  |  三月 31st, 2007 at 11:12 上午

    蛙於深藍色的夜裡
    鳴響
    蛙群們
    堪稱穩健的歌手
    整晚唱著

  • 9. chloe  |  三月 31st, 2007 at 3:14 下午

    greenbird,

    這系列是幾年來無眠時寫就的(文中才會有不符節令的:是這樣雨落不斷的「秋天」午後) 也幾乎沒介紹歌曲背景或歌手(團體),音樂只是一個點,共同處都是適合失眠服用(因為橫豎就是無法入睡),也才發現為失眠所創造的音樂還真不少,有的歌名就直接了當點出失眠。

    失眠單曲合輯?算吧!在電腦的播放軟體上,有專門用來醒來的歌曲(如:王雁盟的《飄浮手風琴》,曾看過張惠菁文章提到,於她,這張專輯在某個午後伴她做家事);最大族譜分支的,則屬擺濫歌單,長長一大串,工作回家後,感到整個人都被掏空時,就一動不動癱坐著,任音樂洗滌疲憊。有一陣子,還特愛聽安魂曲,相當的,呃,「以毒攻毒」效果。

    miru,
    這是真的,重複聽同一首歌,不但CD很容易陣亡,機器也一樣(我都用電腦播放,光碟機已換第三台...)現在幾乎都不聽CD了,直接擷取放到itunes聽,雖然歌曲有時也會「筆拆」或卡住,不過比之前情況好多了。

    沒錯,有時歌太對心了,無論工作或看書或在家裡東摸西弄,總覺那歌就是適合,最近我的一歌是sigur ros的〈hoppipolla〉,從農曆年前到現在,還是沒換...(當然有聽其他音樂,可是這歌每天一定都會聽上好幾遍)

    Chaos,
    看到你的回應
    我很困惑
    我想我對你的生命不重要
    你不用對這小小記事大作文章

  • 10. Chaos  |  三月 31st, 2007 at 6:51 下午

    還是回到辛波絲卡較佳

    蛙是田裡的友人
    我們在鄉村的夜裡她都來作伴

    書苑的朋友也是稀少的

    善良的朋友或異鄉人或幸福的青年

  • 11. easy  |  四月 3rd, 2007 at 3:55 上午

    整晚只聽一首歌,是限獨自時,如果身邊有人/寵物,這樣做是很虐待他者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說的對.這句話好好笑
    其實我對音樂的偏執也很嚴重.有些專輯我必須聽到5次才能確定自己是不是喜歡.喜歡某一首歌的時候打開必須要聽到20幾次才能罷休.不然腦袋會一值浮現那首歌的零碎旋律.靜不下心.什麼事都不能做.有些專輯不是會加入一些混音或另類的元素嗎.有時候半夜自然醒會忽然鑽進腦袋.哈
    席格若司好聽!!我也喜歡!!我可以認同你只聽一首歌耶!!因為他的專輯播放時間都滿長的.整張聽下去有時候我覺得滿疲勞的.哈!

  • 12. chloe  |  四月 4th, 2007 at 11:15 下午

    easy,

    謝謝你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這是很大的恭維哩

    如果你喜歡sigur ros,或許你也喜歡Mogwai(毛怪?),
    在Mogwai的音樂裡,很多細微的感受都被呈現出來,而後又靜靜被音樂撫慰,消退

    偏執是個很有趣的議題,我喜歡的作家/音樂家/畫家/舞蹈家...幾乎全是偏執狂

    不偏執不足以為之,大扺如是

  • 13. easy  |  四月 4th, 2007 at 11:34 下午

    哈哈!台灣是翻成魔怪喔~~不過毛怪似乎比較可愛呢!!
    看來CHOLE很喜歡後搖呢.改天我帶幾張過去書院找你.不過說不定你都聽過了.那CHOLE有聽過台灣第一後搖團甜梅號嗎?
    看來是遇到同好了.我有時候也會想.究竟是我喜歡的藝術家都有偏執狂?還是我因為這些人是偏執狂所以喜歡這些人?不過說真的.有時候覺得.那種神經神經的人玩出來的東西都比較高超.那種情感被釋放的脈絡和力道不是一般循規蹈矩的人可以摸索出來的.也許這就是迷人之處吧?

  • 14. liao  |  四月 5th, 2007 at 2:43 下午

    TO Greenbird:
    這張專輯我連聽都沒聽過,書苑裡好像也沒有。
    所以,我在想,或許大家可以約一個時間,在店裡撥撥自己喜歡的「一歌」,互相交流一下。只是,中港路有點吵,恐怕壞了氣氛。
    或者,有誰懂得WORDPRESS,我知道可以把歌放在網站上(一開網頁就可以聽到),但我不懂怎麼弄呢!

  • 15. greenbird  |  四月 9th, 2007 at 6:16 上午

    是呀,真希望有人懂得怎麼傳影音,這樣那些失眠一歌都可以直接點來聽聽看。
    我看有些網頁,會把想推薦的歌再附上的網址,點進去就可以聽了。真的好神奇呀!

    例如下面這位本人未曾與之謀面的網友,她在這篇網頁上分享電影 Miss Potter 波特小姐中 Katie Melua 為電影演唱的插曲:When you taught me how to dance,從文中連上youtube就可以聽到了,真的很好聽呢!
    http://cannedrose.com/Tell/dance.htm

  • 16. chloe  |  四月 11th, 2007 at 11:05 下午

    easy,
    必也正名乎──我是Chloe,不是Chole喔。

    Mogwai是無意中聽到,便一聽鍾情的團體。關於音樂不很用功,從來沒弄清楚分類,喜歡搖滾,但都是不吵的那種──這些,都稱作後搖嗎?(私下都稱這些歌為擺濫歌,頹廢用)那麼Elbow算嗎?我也很愛Elbow。

    甜梅號我沒聽過,你有嗎?知道有人可以分享音樂,眼睛都發亮了!如果可以,是否能寄在書苑那?或者哪天到書苑聽,播放一下午的後搖日?我手邊的CD不多,以前買了一堆現在很少聽的CD,後來是沒錢買,都是朋友們互相交流MP3的多。倒是有退隱又復出的沖繩歌手Cocco精選集,如果你想聽,可以帶去書苑;此外,應該也有一些奇奇怪怪的CD(比如唯一一張重金屬搖滾,火神安格拉)可以交流。

    曾在餐巾紙上,為喜歡的藝術家們寫下〈偏執狂〉一文,懸在牆壁當裝飾。很長一段時間,那些敏感纖細的靈魂,引我看見遼闊的原野,豐美異世界,也的確在情感上引發共鳴,言語出自身無法表達的點滴層次。
    有點年紀後,發現還有一種更可怕的,叫「冷靜的瘋狂」。看起來循規蹈矩,平淡無奇,但那尋常裡隱隱浮動的、未被釋放的巨大靈壓(?)更是懾人。

    不過這個世界,很多時候是因為那些偏執狂而精采,是毋庸置疑的。

    馬尾店長,
    感謝Greenbird的提點,上了youtube去找,還真有這歌的Video 

    http://www.youtube.com/watch?v=VNs8W0bxe6Q&mode=related&search=

    強烈建議聽歌就好,別看影像,這首歌的影像完全破壞了歌感,糟到不行。

    Greenbird,
    〈When you taught me how to dance〉這歌很有味道,謝謝分享。或許你也會喜歡Judy Collins,非常溫暖的聲音,第一次聽到這首〈The Blizzard〉時,雖然聽不太懂歌詞在描述什麼,聲音和旋律卻穿透力十足,當場掉下淚來。
    這裡有歌:http://www.youtube.com/watch?v=L0Wkoq0bCGU

  • 17. Greenbird  |  四月 13th, 2007 at 11:02 下午

    Chloe:
    怎麼唸?我都唸成「雪羅」。你附的Nothing Compares To You的位址點進去,試了幾次,都聽不成歌,一直處於「下載」狀況。可能影像糟到音符不願跳出來吧!
    另一首還沒試著去聽。

  • 18. chloe  |  四月 14th, 2007 at 1:38 上午

    Greenbird,

    我再試了試連結〈Nothing Compares To You〉的位址,是可以讀取的,只是Loading畫面要等一下...或者網址不能直接這樣附,我再問問,看是不是我連結方式弄錯了,不然下次把CD帶去書苑,如你有空,到書苑時可以聽聽

    Chloe是克洛依〔KloI〕,我很喜歡命名這件事,小時候就喜歡在札記裡亂取筆名(大概換過好幾百個吧!一個名字彷彿就擁有一種質地)所以英文名字不是直譯,直接拿洋名來用--據說Chloe是綠色河水之意,有段時間,在美國南方的黑人女性,很常取用此名,又偏愛這名字翻譯成中文的中性或搞笑--比如嗑落醫或客烙衣

    所以...

  • 19. greenbird  |  四月 14th, 2007 at 11:32 上午

    Chloe:我也很喜歡命名這件事,也愛咀嚼「名稱(文字)」引發的諸多聯想。「一個名字彷彿擁有一種質地」,真是個好句子。
    「Chloe」如果與河水有關,那真是巧呀。出生時,我本來可v以擁有一個某條河有關的名字,是父親依故鄉水取的名,可惜母親未採用。那條河叫「伊水」最後注入洛水,洛水又流入了黃河,你的「客洛依」,可以是「客洛『伊』」,是我父親再也回不去的原鄉故土,一生終成他鄉客的「客洛伊」人呀。
    當然得要尊重本人的版本,否則,我倒覺得「雪羅」很美呢!雪般的絲質錦羅,如伊水般靜靜流淌……

    謝謝你願意提供CD,因緣俱足的話,也許「下次」我真的能在書苑聽到吧?隨緣囉!

  • 20. greenbird  |  四月 14th, 2007 at 11:39 上午

    Chaos:
    很久沒有聽到你的蛙鳴聲,有些想念呢!太忙了嗎?雖然我們可能在某些時刻同一個空間活動,卻如同樓層交錯,行進的方向即使不是平行線,也不會碰頭。
    好些日子以前,你說「書苑的朋友也是稀少的,善良的朋友或異鄉人或幸福的青年 」,這是一個倒裝,讀起來充滿受傷的感覺,蛙聲不見了,也許不全是因為忙吧!
    我引著朋友看這篇文字的諸多留言,他說,你留得很巧妙,蛙是一歌人的代言人,終夜只唱一首歌。看吧,善良所在多有,請再回來放聲吧!
    也許,全是誤會,您根本是忙到不行才消聲匿跡了。祝一切都好。

  • 21. greenbird  |  四月 14th, 2007 at 12:11 下午

    chloe:聽到了,此刻那低沈的嗓音正若吟若敘的飄盪在房中。長度約可以改三本作業。不受干擾,果然是可以反覆聽一段時間的歌呀!

    留言太多,好像也變成了色情網站的機器人留言了。

  • 22. Chaos  |  四月 16th, 2007 at 11:14 上午

    自然是個長滿了柱子的神殿
    有時發出含混的詞語
    人們穿越她如穿越象徵之林
    那些友善的眼睛注視著

    波特萊爾詩…….冥合…….開頭四句

    逐漸步入一內向時期
    面對更寬廣的時空
    像舊城斷續的城垣
    總有方法連結

  • 23. greenbird  |  四月 16th, 2007 at 4:54 下午

    剛看起頭幾句,嚇死人哪!怎麼這麼厲害,幸而是抄人家的詩,要不然,誰敢來對話?

  • 24. easy  |  四月 17th, 2007 at 3:18 上午

    CHLOE.抱歉弄錯您的名字.眼睛比手快又不愛檢查就是會有這種糗事.
    ELBOW好像是英式搖滾的樣子.其實類型不重要.好聽就好.我只有聽到第三張.後來還有出嗎?又.店長的CD有很多ANGRA喔!!喜歡可以翻一下.
    我上次把店長的CD弄亂了.星期五可能會去收一下.和把一些CD還給店長.

  • 25. chloe  |  四月 18th, 2007 at 12:26 下午

    Greenbird,
    “留言太多,好像也變成了色情網站的機器人留言了。” 這句話真是讓人笑翻了!
    一點都不,留言不嫌多的,謝謝你的回應。你喜歡這歌真好,音樂就是用來分享的。

    看著你寫的父親命名,簡單敘述裡難掩傷感,再多寫些,就是個故事了呢!

    Chaos,
    之前,我想我是從另一個角度去解讀你寫的蛙鳴聲,
    倒顯得自限格局,器量狹隘了。

    詩也是永不嫌多的,Greenbird呼喚出波特萊爾,
    在小島的一方,我們擁有這麼多廣瀚無界的詩人為伴。
    讓時間過去每一個人,讓詩/歌/故事留下來。

    Easy,
    弄錯沒關係,以後就會記得了,不要把我從「你」「升等」到「您」啦。
    那感覺很像被店裡的高中生喊「阿姨」一樣...小朋友們很有禮貌,可是,可是,叫我大姊就好了,不要叫我阿姨啦!

    ELBOW目前應該出到第三張,我非常非常喜歡他們的歌詞,旋律的鋪陳,以及,主唱迷死人的嗓音。

    星期五那天要上工,沒法和你一起聽後搖,今天會把Cocco寄在店裡,如果你想聽,可以帶回家聽聽看。

    另,Greenbird, 我會帶一張Joan Osborne的寄在店內,你到書苑時可以聽聽或帶回家聽,她的聲音很渾厚溫暖,猜想或許會是你的茶。

  • 26. greenbird  |  四月 18th, 2007 at 1:16 下午

    chloe : 謝謝你的Joan Osborne,去書苑,又多了一個理由了。還有你說被高中生叫「阿姨」的感覺,想當年,我的第一次被叫的感覺,那種震撼的滋味,到如今,我都還忘不了。那是當年,我現在已經進階到「阿桑」級了。我想,對年紀較我們大的女性同胞,可能只有「姐」字,是比較不傷人的稱呼。

  • 27. chloe  |  四月 18th, 2007 at 10:35 下午

    Greenbird,

    CD已在書苑,你隨時可以去聽,在那聽不夠,可以再帶回家聽...

    是啊,被叫「阿姨」的滋味,實在很震撼--五歲小兒這樣叫,我很開心,高中生?嗯,五年後或許我會比較接受吧!

  • 28. Chaos  |  四月 19th, 2007 at 9:08 上午

    神就是這樣把詩人當作箭來使用了
    而弓給這支箭的節律是過於快速了
    誰如果收不到這支箭並與之相依
    那她就既不會有做詩人的命運
    也不會有做詩人的強壯品質
    而且 這樣一位詩人也未免太虛弱了
    以至於她不能自制
    無論是在材料上 還是在更早的世界觀上
    還是在後來我們的意向的表現方式上
    她都不能自制
    此外 沒有任何一種詩歌形式會向她啟示顯現
    那些對既成形式滾瓜爛熟的詩人們
    也只是重覆一度存在過的精神而已
    她們就像鳥兒一樣飛落在語言之樹的樹枝上
    在樹枝上搖搖晃晃
    而根據包含在這棵樹的根源之中的原始節律來看
    這樣一種詩人將不會成為精神雄鷹
    成為由語言的生動精神孵化出來的精神雄鷹 而展翅高飛

    海德格寫荷爾德林的大地和天空的引文

    詩歌乃是聲調和意義之間經久不息的躊躇
    這種躊躇自有其本己的深刻規定性
    她決不是單純的動搖猶豫而已

  • 29. chloe  |  四月 19th, 2007 at 9:36 下午

    Chaos,

    所以由此,讀到了海德格寫的這些字;
    即使無法成為詩人,但感受詩歌/偶爾也模糊聽懂了什麼,
    這件事本身,或許也近於詩吧
    --在神的布局中,在人的有限裡

  • 30. Chaos  |  四月 20th, 2007 at 8:20 上午

    前面海德格是引 貝蒂娜 封 阿爾尼姆(1785….1859)的書信集

    海德格在另一篇文章 荷爾德林和詩的本質
    發現並闡釋著詩人五個中心詩句
    1
    作詩是最清白無邪的事業
    2
    因此人被賦予語言
    那最危險的財富………..
    人藉語言見證其本質
    3
    人已體驗許多
    自我們是一種對話
    而且能彼此傾聽
    眾多天神得以命名
    4
    但詩人 創建那持存的東西
    5
    充滿勞績 然而人詩意地
    棲居在這片大地上

    ………………………………………………………

    在林中路 詩人何為 一文中
    海德格闡釋著里爾克一首即興詩

    自然一任萬物
    聽其陰沉之趣的冒險擺布
    決無特殊遮掩在土地和樹林中
    於是吾人存有的原始基礎
    也不再喜好吾人 她使吾人冒險
    不過吾人 更甚於動植物
    即隨此冒險而行 意願隨行
    有時喜好冒險 甚於生命本身
    秉氣勇毅 決非出於貪營私利
    此外 超越一切保護
    這為吾人創造安全 正是在此
    在純粹之力的統轄之所
    最終 庇護吾人的乃吾人之無保護性
    而且 當吾人看出她之逼近時 吾人將其改變
    入於敞開者之中 從而在一更廣的軌道中
    吾人為法則所觸動而將其肯定

  • 31. chloe  |  四月 21st, 2007 at 11:25 上午

    Chaos,

    一整篇回應看下來,想:或許你可以在"一起來讀書"欄目裡,介紹這些詩,對大家來說,那會是很豐碩的詩之旅

    海德格闡釋著詩人五個中心詩句的說法很有意思,雖然對
    "2
    因此人被賦予語言
    那最危險的財富………..
    人藉語言見證其本質"這點,並不認同

    語言的確是最危險的財富,但語言能否見證人的本質,年紀越長越難以如此定見

    感覺得到你對詩的純粹情感,那真是一種美好狀態

    想不起來自己曾否對詩也如斯思慕

    對於詩,有著極端的喜愛,一端是字詞優美,飛世界以現世無能描繪的風景呈現;一端是入生活,以平淡簡單字詞,勾勒出眾皆能解之境

    對我來說,後者有擴大勢力之貌,或許那意味著--
    閱讀談不上是興趣或熱愛,只是習慣的一部分,家常如吃飯/倒垃圾/走路

    駑鈍至此,常常是讀不懂詩的,
    但依然很愛詩

    謝謝你的引述,
    否則被里爾克詩裡的隱晦難懂驚到的我,
    是不會再次翻閱他的詩集,
    也不會認識海德格的

  • 32. Chaos  |  四月 23rd, 2007 at 8:34 下午

    畫家保羅克利的墓誌銘

    此地安息著畫家
    保羅 克利
    生於1879年12月18日
    卒於1940年6月29日
    我不能被牢握於此時此地
    因為我之與死者住在一起
    正如我之與生者同居一處
    多少比往常更接近創造的核心
    但還不夠近
    ………………………………………………………….

    詩人里爾克的墓誌銘

    玫瑰
    啊 純粹的矛盾 喜悅
    無眠於
    眾多的眼瞼之下
    …………………………………………………………………

  • 33. chloe  |  四月 24th, 2007 at 11:19 上午

    Chaos,

    因為你引述墓誌銘的緣故,
    又想到湯瑪斯.林區,
    這位詩人身兼殯葬業者,
    寫下了相當好看的"死亡見證"

    整本書毫無例外的又被我劃得亂七八糟(這恐怕是一種難解的,對書不敬,對作者表達喜愛的方式)

    以下是一小段摘句:

    我想要告訴他的是,
    做一位已故聖者還不如一棵死黃蘗樹或一條死扁鮫魚有價值呢。生活本多艱辛,永遠都是。活生生的聖者仍感受得到現世的火焰和聖痕、貞潔的痛苦以及良心的苦悶。一旦死了,他們就讓其聖骨續其遺風,因為,正如我要告訴這位牧師的,死者並不在乎。

    只有生者會在乎。

    很抱歉我一再複述,不過這就是我這一行業的主要事實--一旦你死了,不論對你 、為你做了什麼事,或做了多少與你有關的事,對你都毫無好處或壞處。我們所做的任何損害或禮儀都只會影響到生者,如果你的死真的有對別人造成影響的話。生者必須要面對它,而你不用。

  • 34. greenbird  |  四月 25th, 2007 at 4:56 下午

    chloe:聽了Joan Osborne,很吵,聽不下去。對不起,沒慧根!這兩週我超級忙,很多事都到驗收階段,所以要半個月後才能拿回書苑還你。

  • 35. chloe  |  四月 26th, 2007 at 10:13 下午

    greenbird,

    沒關係,歌和書一樣,也是講緣分的!
    不必急著還,等你有空時再拿到書苑吧!

    忘了和你說,覺得Joan Osborne或許你會喜歡,是因為最後一首歌,"Make you feel my love"非常溫暖動人,不過她整張專輯的確"滿熱鬧"的,所以還沒到最後一首,可能會受不了而換片...


公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