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四月, 2008

性別讀書會分享(2)-完整版

Dear 書苑的朋友:

終於把紀錄打好了!關於讀書會的紀錄 是我將當天的讀書會內容以比較濃縮的方式整理出來的

但是為了要讓沒能參加的人可以加入發言 我盡量的作到把我們討論的細節完整的呈現

做這樣的事情很花時間 但因為是我想要做的事情 所以做的很開心

但是時間有限 我需要想想看該怎麼作會更有效率

這次的讀書會來了一位新朋友 就是看了我們的網站來的 讓我覺得很開心 表示大家有在關心有在看我們的討論

這次的讀書會我們針對先前男性情誼的部分作了更多的討論也談到了性別教育還有媒體對於性別的呈現

當然可以討論的還有很多 希望藉由大家的回應激盪出更深入的論述

預告一下 我們的讀書會是在每月的第三個星期三晚上七點

下次的時間是 5月21日 閱讀範圍:P.179-P.307

讀書會紀錄
時間:4月16日 PM 7:00
與會人:善雯 Ellen 婉菁 燕琪
紀錄:善雯

閱讀範圍:P.87-175

這個月的閱讀進度中對於我們上次討論的薪資問題 學校教育 或是同居的問題都有更深入的探討
針對這次的進度我先擬了兩個問題
1.書中提到瑞典的耶佛幼稚園的性別教育在生活中落實的例子(P.107-110) 在台灣的學校教育中 談談你看到的性別教育
2.書中提到(P.109)小孩子會從電視中去認知男人要怎樣女人要怎樣 電視媒體對於性別的塑造扮演很重要的角色 而新聞報導或是電視廣告中常會出現性別相關內容 如民進黨的競選中提出"查某找不到ㄤ";龍角散廣告中男女相親時男方的父親說:待會咳一聲就是喜歡…的電視廣告;信義房屋的"如果他帶你到這裡就是他想要把一輩子的幸福都給你…";或是準第一夫人周美青是不是該離職的報導 找一則最近的媒體上的報導或是廣告 說說你對當中的性別觀察

善雯:今天我們有位新朋友 妳是怎麼知道這個讀書會的?

燕琪:我在書苑網站上看到的

善雯:你對於網站上的討論有沒有什麼想法?

燕琪:我覺得很棒ㄚ 我對於女性的議題都很有興趣 我自己會去參加女性影展 也會讀書 有關於婚姻 家庭的 我都愛聽 我已婚有三個小孩 我想要了解自己 了解婚姻 也想要結交朋友 找跟我同類的人 聚集力量 因為自己還蠻常獨來獨往的 我現在在人本教育基金會中部辦公室教數學

善雯:那邊的教學方式應該跟外面一般的教學方式不一樣 今天我們會談到教育的部份 人本的性別教育是如何呢?

燕琪:辦公室那邊主要是提供給大人的課程 針對家長或是老師 但是森小一定有教

善雯:上次我們的討論放上網路後 有很多人回應 引發了更多更深入的討論 不過似乎大部分都是男性的留言 其中廖店長提到男性情誼的部份 我覺得男性情誼是應酬文化中更深層的部份 比如說應酬換成是打高爾夫球場或是爬山 當然女性的參予是想對的容易的 現在也有很多女生打高爾夫球也是為了能參與這樣的聚會 但是即使如此其中難以動搖的其實是所謂的"男性情誼"

Ellen:我覺得男性情誼就是男生藉由他們的Buddy Buddy來證明自己的影響力 像日本的男人 下班後如果馬上回家 就會顯的自己罩不住 在外面吃不開 他們覺得要群聚才有力量 需要同伴的支持

善雯:我們所談的情誼不單純是人跟人之間的友誼 而是產生於男生跟男生之間關係的特殊文化 反過來想一個問題 女生跟女生之間的情誼呢? 跟男生之間的那種文化是很不一樣的 女生常常會因為要"走入家庭" 而將女性之間的情誼犧牲掉了 尤其已婚的女性 他們的同性情誼很難維持 一位媽媽告訴我 小孩子高中之前 她晚上都必須在家陪伴小孩 不能外出

Ellen:這就是我們上次討論的 女生結婚後改變很大 男生通常覺得沒有太大改變 因為教育的關係 女生自動會以家庭為重 把心思放在小孩身上

燕琪:當小孩還小的時候是會蠻自動的 但是男生女生對家庭的所放的比重真的很不一樣 比如我今天晚上有活動 我會跟先生說請他早點回來 他跟我說對不起他晚上有事情不能回來 可是要是他這樣跟我說 我一定會回家

善雯:女性情誼常常被放在家庭價值之下 反觀男性情誼就像逸揚的留言所提到的 “兄弟"之間是共同打拼相挺的夥伴 為了事業互相支持共同努力

Ellen:男性被教育以自我中心 女性則是以家庭為重

婉菁:有些女性進入家庭後 甘於輔助先生以家庭為重 有些女性則不甘於受限於家庭 但是因為有小孩需要照顧也無法保有自己的空間 而單身的女性也無法與已婚的女性維持友誼 因此到了一定年紀的單身女性就必須改變原有的人際網絡 而身邊的已婚朋友也會變成他的壓力 會勸他趕快結婚之類的

燕琪:我舉我們家的例子 我先生會固定跟他的朋友聚會 根本沒在討論什麼打拼事業 純粹是在唬爛 真的很無聊 通常他們都會去其中一個朋友他家喝酒 還會打電話叫人來喝 他們都會喝到很晚 我先生就會說太晚了 叫我先回去 隔天他就爬不起來 胃酸逆流 每次都說他不想去了 但是下次一定要去 我覺得是工作壓力太大 需要發洩

善雯:他們都在說些什麼內容

燕琪:誰誰誰買車 誰誰誰換工作 誰誰誰的老闆在外面怎樣

Ellen:所以男人需要同伴的支持 男性沒辦法獨立耶 我的同事也有這樣的情形 他們下班後也會約到一個男同事他家 然後聊到不想回家 通常男生都在聊他們當年有多利害 他們當年得過什麼獎牌 其中有一位日本大男人的氣息很重 很愛約吃飯 他的老婆很小女人 男同事如果帶老婆或女朋友都像是陪襯品在旁邊 女生要忍耐心要很夠 要我才不幹這種事 我有去過一兩次 因為他們約我不去怕不好意思

燕琪:他們男生的聚會 老婆到後來都不太想去 因為很無聊 他們不會關心你 也不會對你好奇 一開始他的朋友講笑話我都會故意笑的很大聲 希望他會注意到我

Ellen:男生在一起都會講笑話故作幽默

Ellen:我同事的聚會 到了晚一點他們好像會玩遊戲 聽說玩到只剩一件小內褲 男生女生都在場

善雯:為什麼女生會參加這樣的聚會?

燕琪:女生是為了要去看住男伴

善雯:我覺得女生是因為覺得應該要認識男友或老公的朋友 打進他的社交圈

燕琪:我也會跟男性的朋友聚會 但是那感覺不一樣 我們可以亂講亂聊 笑的很開心 他們沒有把我當成女生; 先生朋友的聚會他們沒有把我當成是朋友 而是你是XXX的老婆

善雯:我參加過男生之間的聚會 常常感受到男生會在言語上去貶低女生 女生通常成為附屬的角色 被忽視

Ellen:他們在一起都會開黃腔 然後就會自己很開心 很High

善雯:我大二的時候 跟一群同學出去聚會 我們的班代是個男生 他很得意的跟大家說男同學們選學妹背後的黑箱作業 也就是他的"好兄弟"可以在我們抽學弟妹之前 先透過他看到大一新生的照片跟資料 也就是可以先"挑"學妹 其中一個兄弟挑了一個學妹卻被大家取笑 因為那個學妹的照片跟本人差很多 那位同學看到學妹時臉都綠了 大家聽著班代把這件是當笑話說 男生女生都笑成一團 我在當中實在笑不出來 我為那些被"挑"的學妹還有那些男同學的行徑感到難過憤怒 後來我當著大家的面跟那位班代說"你這樣做是在貶低你自己 我為你感到難過" 這之後 班上的女生就把我當成老古板 思想保守之類的人 不敢跟我交談 倒是那位班代還有幾位共犯過了很久之後 還說他們很欣賞我 所以男生也是會反省 不過他們常常不知道他們在做的是什麼樣的事情

Ellen:有次我在學校跟兩個男生一起用訓練器材,我發現他們會覺得不自在。好像女生在看會增強他們的表現。

 

善雯:這個去過健身房就會知道了,男生只要看到女生走過去都會表現的很賣力。

 

婉菁:這個女生也會,有的女生有男生在的時候會表現出柔弱嬌羞的一面。

 

善雯:這就是為什麼男生女生要分開來教育,因為有男生在的時候女生強悍有能力的一面就會被抑制,書中提到瑞典耶佛幼稚園的例子,小女孩在社會的要求下比較會注意別人的需求,耶佛的老師發現只要男生和女生同桌吃飯,小男生只要說「喂」,小女生就會自動把鹽遞過來。所以想要反轉既有的性別角色,就需要男女生分開教學。

 

燕琪:不一定是天生的吧!我們家的男生比較貼心。

 

善雯:小女生這樣的表現也不是天生的而是大人對小男生小女生的對待的方式不一樣。書中提到對小男生大人習慣用命令句,因而阻礙了小男生的語言發展。我們對於小女生和小男生的期待很不一樣,比如說小男生就應該好動活動力強,我們常常聽到”小男生皮是正常的”。小女生就應該乾乾淨淨穿得漂漂亮亮,常常聽到人家說”小女生就是比較乖”。當我們對小男生和小女生在態度上、語言上,期待上都不一樣的時候,怎麼可以說他們是天生的比較怎麼樣。老師也是性別的刻板教育下教導出來的,所以需要非常有自覺,在耶佛老師會去特別強調不一樣的性別角色楷模比如強調女老師的力氣大,誇獎小男生溫柔體貼。

 

Ellen:顛倒養!

 

善雯:要這樣才能平衡過來,順著教就不可能改變。

 

Ellen:有統計顯示女校的成績表現會比較高嗎?

 

善雯:我記得讀過這樣的研究,女校的表現是會比較好。

 

Ellen:大人需要有反思的能力,我們的父母以他們認為不重男輕女的方式來對待我們,我們會不會也這樣對待下一代。像我昨天就處理了我們班上的狀況,學生罵髒三字經,我也罵回去。我就在想我是不是以暴制暴,可是國中生就是這樣你不能讓學生覺得你好欺負。男老師的班級就不會有這樣的情況,學生不敢。

 

婉菁:我覺得是學生也感覺到在社會上女性很弱勢,男生比較優勢。

 

Ellen:很多校長是體育老師出身,很多訓導主任也是體育老師,因為國中會被蓋布袋之類的,所以要鎮壓以防失控。

 

燕琪:我不喜歡用壓的,好好說我反而願意聽,男生似乎比較低等。

 

善雯:這讓我想到一個問題,人本的朱校長是個和藹可親的校長,為什麼在人本不用去鎮壓?

燕琪:方式不一樣,人本的老師很不簡單,需要有耐心、包容,要夠開放可以接受挑戰。

 

善雯:讓小孩子用自己的方式學習成長,需要很多的自覺能力。

燕琪:我就很喜歡華德福小學的教學理念,他們注重靈性,越來越覺得內在靈性的東西很重要,我們這一代是講科學的,很多東西科學沒辦法解決,現在覺得了解自己,聽自己的聲音比較棒。

 

善雯:請大家講一下在媒體上所觀察到的性別觀點。

 

Ellen:我覺得真的是要覺察,我一開始我在看周美青是否應該辭去工作時,我也是認為他應該要辭掉工作。因為我想說總統夫人不就應該要這樣嗎?其他的總統夫人或是政治人物的夫人不也是這樣。但是到了後來媒體一直報導這個事情,有些政治人物跳出來勸他辭職,我反而覺得為什麼要這樣。周美青堅持作他原本的工作,我覺得這是女性成為主體的最好示範。

 

燕琪:除非總統夫人是個職務。

 

Ellen:其他政治人物的老婆就顯得很膚淺 都是妻以夫為貴

 

婉菁:媒體報導說周美青有次接到電話說要找”馬夫人” 他回答說沒有這個人 我覺得為什麼女生結婚之後人家都會以某某的夫人或是某太太來尊稱他 或是要冠夫姓

 

善雯:對阿!像我小時後聽到有人叫我媽蔡太太的時候 我就跟我媽說我爸應該叫做黃先生 因為我媽姓黃 既然是他們倆個結婚 不是就應該這樣比較合理 我媽是蔡先生的太太所以叫蔡太太 我爸是黃小姐的先生就應該叫黃先生 只有我媽改實在不公平 

剛剛Ellen說其他政治人物的老婆都很膚淺 我覺得應該不能這樣說 而是很多時候 都是因為"不是都是這樣"的觀念讓女人失去了選擇 很多所謂的官夫人內心也許都充滿的衝突與掙扎 他們的背後都有是很多因素所造成的 你真的去問這些夫人的想法 也許會聽到不一樣的答案

選舉前 周美青單槍匹馬的去拜票 媒體問他說 你有沒有跟馬英九討論助選要說些什麼 周美青回答說: 你們對我這麼沒信心嗎?我為什麼要問他 又有一次 記者問周美青自己出來拜票獨當一面的感想 周美青回答說 我一直都是獨當一面 不論是在家裡或是外面 

 

婉菁:你不會去問一個男性這樣的問題

 

善文:不過馬英九在美國唸博士的時候 是周美青打工賺錢讓馬英九唸博士 雖然周美青沒有依附馬英九 但是為什麼不是先生打三份工賺錢讓老婆唸博士?

 

燕琪:我讀過一本書是男生支持女生完成理想 好像是台灣三四十年代的時候 我回去找找看

 

Ellen:對於”女生找不到ㄤ…”是把人民當作沒有知識的人在恐嚇威脅

 

善文:書中提到在瑞典北方以畜牧為主的地方男生通常比較傳統保守 瑞典女生不想要嫁給這樣的男生 所以這個地區男生會娶外籍新娘 這跟台灣的情況很像台灣通常是社經地位比較低的男性或是傳統的鄉村的男性 會選擇娶外籍新娘 這也反映了台灣女性成長的很快 但男生相對來說跟不上

 

善文:還有另一個信義房屋的廣告 我覺得很可怕 畫面出現男生帶女生到不同的地方 旁白說如果他帶你來這裡…就表示他想要…最後畫面出現在信義房屋店面前 如果他帶你到這裡表示他想要把一輩子的幸福都給你 我覺得很好笑 應該換成因為他想把一輩子的房貸都給你 現實的狀況常常是男生只付頭期款 女生要付房貸 整個廣告都是男生主觀一廂情願的想像 好像完全不用知道女生在想什麼

 

燕琪:可不可以跟信義房屋反應一下! 我們也可以用女生的觀點來改寫

 

善雯:對阿! 大家回去想一想

 

Ellen:這個廣告也反應了目前主流的想法

 

善雯:還有一個更可怕的,龍角散的廣告,爸爸跟兒子去相親,爸爸私下跟兒子說待會我咳一聲就是喜歡,咳兩聲就是不喜歡。相親的女生說到自己的興趣時說:比起逛街我更愛作菜,尤其是法國菜。這時候爸爸聽得非常開心,就直接請女生嫁給他兒子。女生在這裡還是很傳統的要會作菜,不過因為時代的變遷現在女生還要會做法國菜。

 

Ellen:很多男生找老婆的條件都是要孝順男生的爸媽,也要爸媽的同意。

 

善雯:上一輩的意見在台灣現在的婚姻還是很重要

 

燕琪:老一輩還是很權威,想要控制。

 

6篇回應 2008-04-29 christine

他們來書苑了—「落米仔」放送頭台灣鄉鎮走唱

時間:5月4日下午2:00—4:00
地點:書苑與默契咖啡一樓
演出者:黃培育、王昭華、林中光樂會

緣起

落米仔原指稻穀收割過程中掉落下來的穀粒,也泛指散落的脫蒂水果果粒,滋味無異,但是價格卻常常低到一半以下,實實在在又划算。

在臺灣,人們到了一定的年紀好像就得要照著社會大多數人的選擇,乖乖的進入社會常軌,娶妻生子,謀取一份穩定的收入維持溫飽。偏偏就有一群人,他們也許是對這樣子的生活適應不良,也許對人生有與大多數的人有不一樣的想像,也許只是停下來休息一下,想要輕鬆自在的呼吸一口新鮮空氣……。

他們也就是這個社會的「落米仔」,也許不是很知名,也沒辦法星光褶褶唱著充滿技巧的流行國語歌,但是他們有最純粹誠懇的心靈,一步一腳印的把自己當做個古樸的放送頭,透過創作音樂,想要與各地的朋友們分享他們對於生活與土地的想法,對生命的關懷與想像,期盼與各地的大朋友小朋友們歡喜相逢,從真正的生活中蒸餾出彼此在地的歌詩。

目標-好人做好音樂給好朋友聽

由於台灣的藝文活動與資源大多集中在大城市,而音樂工作者也僅能在此營生,演出場所限縮在特定的演唱空間,長此已往,歌曲已經無法唱出吾土吾民的心聲。
這群音樂創作者希望可以深入廟程、活動中心、地區性文化景點,以極小的規模,極小的預算,把自己的音樂送到社區,並且直接與在地民眾對話,這不是單向的給與音樂演出,而是希望可以互相交流,而非僅是節慶式的點綴,讓藝術家與在地生活的民眾相互影響,長此以往,音樂或是其他藝術才可能真正的在生活裡占有一席之地。

誰是「落米仔」:

黃培育-隱形人

台腔國語才子黃培育用溫暖的吉它和親切的歌聲,將在誠品融化都市人冰冷的外衣,邀請你一起輕震耳膜,讓音樂按摩疲憊的身心,邀請誠品的好朋友,翻一頁書,豐滿腦袋瓜,聽一曲歌身心舒暢。

◎ 表演方式

彈唱自己的創作 描述創作的背景
在彈唱之間,培育唱的是關於城市的詩,外表老實乖巧再加上台腔國語,但內心卻常映著和現實不同的風景,他開始發現,並不是所以有人穿上西服,打上領帶,就 金火女能踏上玻璃惟幕大樓,坐在方正有時還略帶風格的辦公桌前,機械的接聽電話,忠誠的聽訓老闆的的指示,然後可以劃上一個等號,等於一筆固定會進帳的數字。有的人天生只能穿著T恤,帆布鞋,頭腦裝著喜怒哀樂,如果世界缺少感動,那就像失去氧氣的地球,他會慢慢窒息。
這或者是生物多樣性的一種解釋吧。
我們必須承認,有的人的腦袋會生出錢,有的人會長出文字,有的人容易掉出眼淚,有的人會長出音符。沒有人需要羨慕另一種人,但卻可以互相欣賞,然後一起生出快樂的腦啡。
黃培育的音樂是簡單純淨的,就像是他在創作中堅持的原則;培育歌曲裡的場景也是生活的,就像你每天經過的捷運,街邊,菜市場。繁忙的生活,進步的壓力,使我們期望樂活的極簡態度,而音樂就是一種精神,存在於我們還沒有被污染的身心靈之中,聽一首歌,我們進入了一段回憶,一點點小情緒,或者是另一個真空於現實的世界,那裡可以沒有全球暖化,沒有WHO,沒有能源危機和瀕臨絕種的動物,如果歌曲能有共嗚,那就是,你還能找到重回原點的動力,單純的面對自己,世界就可能沒那麼複雜。
培育說,音樂是真誠的溝通,他相信即使只用一把吉它製造出來旋律,也能柔順的,自然的,滑進人類的耳蝸裡,繞上三天也回味無窮。

2001年 風潮唱片 住海邊 吉他演奏
2004 馬拉音樂 張林峰 我在街邊遊戲 擔任吉他演奏
2005 馬拉音樂 朱萬花 微光中的歌吟 擔任吉他演奏 編曲 及製作助理工作
2005 馬拉音樂 王昭華 一 擔任吉他演奏 編曲 及製作助理工作
2006 馬拉音樂 王俊傑 甜蜜的負擔 擔任專輯製作人
2007 電影 小三的金瓜雜煮 擔任吉他演奏 編曲
2007 公視 住海邊的人 擔任吉他演奏
2007 馬拉音樂 黃培育 隱形人 擔任製作人編曲演唱

2005-2007 皆參與身心障礙者藝文推廣協會-視障藝術季表演活動
2007 參與陳明章(卜聽民謠來阮兜)台灣民謠音樂會月琴演出及現場舞台監督
2007 於淡江大學文錙廳舉辦個人專輯發表會
2007 於女巫店不定期進行現場演出

王昭華-台語創作新女生

她是高齡產婦的第六個小孩,所以有一個國語說不輪轉的阿母。她也快變成高齡產婦了,因此努力生下這張專輯,她是淡水人,也是屏東人。大學參加台語文社,開始寫台語歌,大專創作歌謠和原創台語歌曲比賽,都只有佳作,雖然伴奏可是林生祥和鍾成虎,超大卡斯。她曾經在『觀子音樂坑』插過花,畫了在『在地觀點』與『戀亂淡水』兩張地圖,密密麻麻紀錄了生活的所在,和她的歌一樣。畢業後她乖乖去出版社上班,台北淡水通勤了九年,從沒想過出唱片。她愛台語,寫歌,唱歌出於自然,希望台語歌能夠繼續生存下去,

個人創作理念

我不是「音樂人」,也不是「歌手」,只能說是一個上班族,一個「文字人」。但因為台語有其音樂性與節奏感,「唱的比講的卡好聽」,所以有了這些歌。這些歌是我個人的說話方式,情感上,它應當說給很多還懂得這個語言的人聽,尋求共鳴;可是理智上,我知道它是一種自閉的獨白,並夾帶著一些不合時宜的尷尬。
這些作品前後跨了十年之久,從大學時代至今。十年才「結」出這麼一張專輯,對這個語族是有虧負的,只能說是自身能力與努力均不足所致。
我愛台語,因為我很愛我的阿爸、阿母,他們是憨牛的一輩,讀宋澤萊的《打牛湳村》,或是看公視紀錄觀點播的「無米樂」,都會不知該哭還是該笑。
一粒球根一枝花,我有這些歌,乃是源自於這樣的背景,這樣的根與底土,如此而已。
請您聽歌,如果您也從歌中有所感,也請您傳播給更多說台語與不說台語的人。

昭華簡歷:

1971年生於屏東縣潮州鎮,排行老六,家裡種田兩甲。
1977-1983光華國小。升小學二年級的暑假,父親過世,開始跟姑姑學鋼琴。
1983-1986潮州國中。
1986-1989屏東女中。自己摸索吉他。
1990-1995淡江大學中文系夜間部。
1990年,在校園巡迴演唱會中第一次聽到林強唱「向前走」,很感動,開始嘗試寫台語歌。
1991年加入初創的「淡江台語文社」。
1992年作品「水源街」。
1993年作品「淡水暮色1993」、「彼年熱天的淡水線」、「汝敢捌去過」、「阿爸彼兩甲地」,於鹽分地帶文藝營自彈自唱。
1994年作品「竹田車站」、「汝敢知」。台語散文「日光遍照的國度」獲全國大專台文寫作比賽第二名(收入《大學台文選》下冊,遠流出版)。於中文系選修陳恆嘉老師的台語概論。
1995年,「阿爸彼兩甲地」獲全國大專創作歌謠青音獎第四名(感謝林生祥、鍾成虎雙吉他友情伴奏)。參予觀子音樂坑「點生印象」演唱會,手繪淡水地圖「在地觀點」。
1995-2005雄獅圖書公司 文字編輯
1998年,友情支持觀子音樂坑首張專輯「過庄尋聊」,推出手繪地圖「戀亂淡水」。作品「高雄印象」、立法委員陳文輝競選歌曲「清流」(製作人╱徐清原)。終於買了一架中古鋼琴。
1999年,作品「予山遮一半的淡水河」、「旗津印象」。
2001年,康軒版國小閩南語教科書編寫小組。
2003年,作品「一」。個人網頁「小島美術網站」。

林中光樂會

「林中光樂會」成立於西元2002年1月,是一個創作型樂團,團員分別來自不同的藝術專業領域,並皆為藝術科班出身;林中光的核心為他們所用心創造的音樂。他們秉持著「好人做好音樂給好朋友聽」的理想,希望用誠懇而溫和的樂音,來和大家分享。他們從都市出身卻散發著田園來的純樸,歡喜的眼眸中卻又透出正直的骨氣,充滿創意的新民謠曲風中蘊含著老書卷的氣味,當中又透露出些許好傳統的元素,選用國樂器常使用笛子、簫、二胡,較特殊樂曲時會使用中音嗩吶、高音嗩吶、南管琵琶、高胡、中胡、南管二弦、大廣弦、殼子弦、板胡、大三弦、小三弦、南管小三弦、中阮、大阮直笛和月琴等等。有時在錄音作品中也會使用鋼琴,因為對於林中光來說,任何一種樂器都可以在本團成為可能,而樂器本身也不限於古典之手法,而會試圖就原有手法之基礎上去做出屬於林中光之語法及音色,而打擊樂器原以大堂鼓、小堂鼓、小鑼、大鑼和木魚為主,之後新鼓手之加入則加入了爵士鼓套、風鈴、罄;有時會使用風鑼、泰來鑼、鈴鼓、手鼓、海浪鼓等,因此打擊之音色變化豐富。總體來說,傳統樂器的熟稔是林中光創新運用的利基。

林中光樂會簡歷:

2002年
3月:鄧麗君文教基金會「星願」歌曲創作大賽第一名。
5月:獲國立政治大學廣電系系學會邀請於政大「醉夢溪」演出。
8月:製作專輯CD「林中光」。(附件:有燒錄CD 已絕版)

2004年
6月:應邀於宜蘭國立傳統藝術中心演出。
於台北故事館「詩風再起-吟詩會」演出。
應嘉義縣文化局邀請於「夏至亞洲音樂節」中演出。
9月:於台北國際會議中心演出。
10月:應台北市文化局邀請在「第六屆台北藝術節-尬傳統、飆北管」於大安森林公園演出。

2005年
1月:製作現場演唱CD「走在路上」。
3月:於板橋林家花園演出
8月:獲桃園縣文化局舉辦「桃園國際歌謠節-歌謠之星選拔賽」獲「最佳演唱-銅獎」及「最佳創作-評審團大獎」。
10月:應台北市文化局邀請在「第七屆台北藝術節-東方前衛」於台北中山堂演出。

2006年
9月:由台南市文化局主辦之【市民藝術節】在台南市立文化中心演出
10月:兩廳院文化中心主辦之「廣場藝術節」演出兩場
於台北市文化局主辦之台北藝術季【北管驚奇】在台北中山堂演出

*連續於2002年-2004年獲邀「蘭陽文教基金會」於宜蘭國際童玩節演出。
*2003年-2006年固定於台北市河岸流言、台大迴廊及女巫店演出與發表作品。

3篇回應 2008-04-27 liao

【一本書】是誰偷尿尿

2680324381009m.jpg

一本值得推廣及學習的繪本風格:
《是誰偷尿尿》
作者:玉米辰
出版:淘花源

走在台中的街道上,總會有一陣突如其來的惡臭,從人行道旁的水溝蓋裡漫溢了出來。氣味像硫磺兼夾著瓦斯,而你不得不懷疑是誰淹死在露天的化糞池裡。於是,我想到了玉米辰的《是誰偷尿尿》,也理解到作者畫這個故事的煞費苦心。

打鐵國的每一天總是沈浸在尿臊味當中,可沒有人知道罪魁禍首究竟是誰。而即使國王把整個國家搬到了半空中,那氣味仍然困擾著所有人。最後,在耍猴戲者阿笠的無意之間,才發現這個驚人的秘密:原來,是房子趁著大家睡著的時候四處偷尿尿!

看起來像是個無稽而虛幻的故事,可當我們觀看四周時,才發現它竟也在現實中同樣發生。都市的污水系統一如承載人們排泄物的馬桶,一旦不完善我們就得承受房子偷尿尿的後果。玉米辰雖然是以高雄為故事的背景,但我們豈能以為我們能置身事外?而在強調環境保護的今日,我們又豈能忽略這個大馬桶的重要性?

我看過玉米辰的幾個作品,基本上都是以台灣某個所在為場景,以其歷史社會脈絡為藍圖,再從中創造出非現實的奇幻寓言故事。這讓他的繪本既跳脫了說教的意味,又增添了在地的可親性。我以為,這樣的書是最為適切的兒童鄉土文化教材,也是值得台灣兒童繪本文學寫作者去觀摩的一個創作方向。

2008-04-26 liao

絕版書的悲喜曲

前去小小、草葉集以及洪雅,見到了一些絕版的書籍。當下很想將它們買回放在自己店裡,但想想,讓這些書由這家店換到另外一家,似乎也沒太大的意義。

獨立書店裡總有一些絕版的東西,主要的原因其實很簡單:它們賣不出去!書不好嗎?當然不是,只是它過時又冷門,進不了一般客人的眼睛。至於知道的人,他們大多已經擁有,倒也無須再多買一本。所以,只能等待,等到有一天有某個人尋找,然後他可能會有如獲至寶的感覺。不過,在等待的過程中,有不少書籍又先成了絕版品。

於是,不知該笑還是哭,面對著這些絕版書。書擺在店裡,就是一筆成本。但不想把書退回,是因為知道總有人尋找。而當被買走一本,心裡就不免一陣喜、一陣悲,喜的是終於有人喜歡,悲的是店裡又少了一樣和其他書店不同的地方。這叫賣書嗎?看起來還比較像是過去年代裡的鬻子行為呢!所幸,孩子很多,多到讓我們很快忘記。直到有一天又有人問起那本書,我們才會回想起當時我們到底是如何把那孩子給割捨掉的。

好吧!你問,絕版書有那麼了不起嗎?其實,一點也不。甚至,我寧可這些書不曾絕版,每家書店都有在賣。只是,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於是,這些獨立書店就只好繼續負擔起把書保留到絕版的責任。

1篇回應 2008-04-26 liao

上一篇文章


公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