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十一月, 2008

螢火蟲啊慢慢飄 微風輕輕吹……

img_0059.jpg有位朋友,叫作廖學堂,住南投中寮,一個被稱作溪底遙的地方。
幾面之緣,其實並不熟,但許久前輾轉聽來一則關於他的故事。
他的故事令我訝異不已;因為他外號廖杯杯,愛喝酒、酗煙,印象中也吃檳榔,典型農村歐吉桑的派頭,絲毫不具童話人物的浪漫。但他的這段故事,不加改寫,竟像極了童話。
十年前,發生在溪底遙的一段寫實童話。

天搖地動九二一之後,廖杯杯火速奔回老家,頹圮的家。崩裂的家園搖醒他出外打拼的夢想,他決定留在家鄉重建家園。

有一夜,隔壁的房子失火了,火舌紅辣辣地漫天招搖,招來了全村村民,可是火場一片慌張,不知這火該從何打起。此時,廖杯杯挺身而出發號施令,指揮村民排成一列接龍,一個接一個,從就在他家後院的小水圳勺水接力滅火。

惡夜疲勞恢復過後,廖杯杯心中突然升起一個疑問,「我家後面的小水圳是從哪兒流來的?」。想著想著,他想起兒時家後似乎是有條小圳。在孩子眼裡,那是清澈的小川,歡樂的小川。從前從前,一入夜,小川沿岸便亮起一盞盞螢火小燈籠,點亮農村孩子們暗夜無聊的幻想。然而,隨著世代變遷,水圳堵塞枯竭,愛玩水的螢火蟲便吹熄燈號,再也不來了。

「如果有水,螢火蟲回不回來?」就像打火那夜一樣,廖杯杯找來村民,老老少少一同作起白日夢,重疏水圳,把童年的那條小水川挖回來。
小水川好挖,但沒人知道螢火蟲願不願回來。不管,就挖吧!在九二一那段家破人亡、百般無奈的日子裡,挖水圳這件事,集結了夢想,集結了士氣,集結了苦日子的樂趣。
之後呢,在一個黑夜深靜之時,螢火蟲真的悄悄回來報到了!

可惜的是,現在小水川又堵塞了,斷水了。因為廖杯杯生病了。人生無常,螢火蟲捎來夢想、捎來他對家鄉的熱情的時候,也捎來癌症末期的消息。

我喜愛這則童話,也尊敬他,因為現在用生命的筆寫童話的人太少了。今日是他的告別式,雖然與他不熟,我還是去送這位童話作者最後一程。

朋友說,廖杯杯已找到新工作。
廖杯杯說他會溯溪而上,一直走到村後的山頭,守在那兒。那兒他最年輕,所以他自願當管理員,繼續服務老村民,帶著他們繼續溪底遙之夢。

2008-11-30 seehow

女性影展在台中 2008巡迴場次

親愛的大家:

女性影展來了!
性別讀書會會去參加12月2日在東海大學的那場
有興趣的朋友歡迎一起來喔!

台中市12月01日(一)~12月04日(四)
放映地點:東海大學銘賢堂(台中市西屯區台中港路三段181號)
洽詢電話:04-23590121分機23901,聯絡人:林莉芳
入場方式:免費入場,播映前30分鐘開放入場
場次表詳見女影網:

http://www.wmw.com.tw/news_detail.php?Inews_id=143

2008-11-25 christine

11月份 性別讀書會預告 11/19 PM7:00 星期三

親愛的大家:

這個月的讀書會在11月19號 晚上七點 (固定每月的第三個星期三)
閱讀範圍:性別打結  P.247-285 什麼父權體制?
歡迎新朋友來跟大家聊聊

針對十月份讀書會紀錄Mad man的回應
一開始我認為因為是針對我個人的評論並不想要做回應
但是後來想想這些指責不也就是對所有女性主義與女性主義者的指責嗎?
就這個層面來說這些回應就是有意義的
我必須說女性主義並非針對個別男性 女性 或是某些特定人的批判
性別的議題想要說的並非侷限在個人的層次
或者應該說是個人的也絕對是社會的
性別議題想要看的是所有認為是個人的
自然而然的 賀爾蒙作祟等的行為都隱含了更多更深層的社會文化的意義
而這些背後深層的意義更需要大家去討論去批判而不是只看到存在的表象

我們歡迎不同意見想法的表達
可以讓我們知道大家是怎麼看怎麼想的
謝謝所有閱讀網站關心讀書會的朋友
而我會繼續做我該做的事 說該說的話 生該生的氣

2008-11-16 christine

10月份 性別讀書會紀錄

時間:10月15日 7:00 PM

進度範圍:性別打結 P.216-P.246

與會人:夜西 ICE 小巴 善雯 小寶

整理:善雯

這次的進度中作者談到了三的主題:戰爭 性 工作

關於戰爭

書中將戰爭跟父權的關係做了不同面向上的探討

比如說我們常常聽到一種說法是男人為了保家衛國而戰

然而很諷刺的是戰爭總是造成婦女兒童與發動戰爭的男人所宣稱需要保護的受害者更大的傷害

而這些被宣稱需要被保衛的人們的聲音也是不重要也不需要被聽到的

這讓我想到了美國總是宣稱為了國際正義所發起的戰爭所造成死傷最大的通常不是美國人

也讓我想起了林覺民的與妻訣別書

信的內容我已經記不清楚了只記得那封信文情並茂慷慨激昂充滿了英雄式的革命愛國情操

但我心中卻一直想著林覺民的妻子接到他那封永遠沒辦法回的信時到底在想什麼?

她會不會想問林覺民在為國捐驅之前怎麼不先問問她的意見?

她會不會不是默默流淚而是很想說"去你的中華民國"

更殘酷的是鮮少有人討論或是想過這個問題

這些所謂被保護的女人其實並沒有真正的被看見

男人才是所有戰爭的主角

雖然大部分的後勤補給 照顧傷殘 養育幼兒 照顧老人的工作都是女性擔當

但是比起男人在戰場上的衝鋒陷陣 女人的所作所為就顯得微不足道

沒有人幫戰爭中死傷的女人立紀念碑

女人通常可以立的碑就只有貞節牌坊

事實上又是一個為榮耀男人所立的碑

為了讓大家更了解戰爭中的父權價值

作者舉了一個很貼切的例子 (P.228)

對一個妻子被強暴的男人而言

阻力最小的父權途徑不是去照顧妻子

而是對該強暴者採取英雄式的報復

這樣的行為對妻子而言只會讓情況更糟

但是父權社會中她的福祉是次於他的權利及他作為一個男人相對於其他男人的位置的

工作上也是這樣

終日操忙的家庭主婦被視為沒有工作的人

家庭的勞務是沒有生產性的"雜事"

雖然據估計女人承擔了全世界經濟生產的三分之二

但收入卻只佔百分之十 擁有的財產只佔百分之一

如果計算性服務與情感支持的部分數字可能就更懸殊了

說到性

我們很容易認為性(sexuality)是生物性的身體反應與父權文化無關

然而書中提到性也是社會文化所建構的

可以思考的是:誰定義性?且如何被定義?

如果我們的社會是以父權形式的異性戀

是以男性宰制 男性認同 男性為中心

那麼我們所知的性當然也是以這樣的方式存在

跟性相關的辭彙 是以陰莖為主體的 比如說:幹 (其他的就不想提了…)

或者書中提到的

一個男性與一個有權力的女人的性關係聽起來一點都不性感

因為違反了父權的核心價值所以無法吸引人

還有性跟暴力的關聯性

如A片中的情節很明顯的可以看出來性是如何的與男性暴力相關

性與男性宰制 權力 壓迫都有密切的關聯

關於這點夜西提出"有沒有女人的性?"

我看著ICE(生理男性)正穿著"陰道勢力"的T桖 (話說日前一位男同志看到這件衣服喊說有沒有菊花勢力….)

女性的性正等著我們去建構吧!我想

說著說著

我們說到了當前最夯的電影海角七號

我憤怒的說當中的性別角色太刻板

在大家的勸說下我還是沒辦法原諒導演

首先阿嘉到底哪一點讓女主角喜歡?

是送信不負責任? 外加私藏信件? 騎車不守交通規則又不戴安全帽?

表演時砸樂器? 還是擺臭臉耍高傲? 或是從沒正眼看過女主角一眼?

說穿了又是一個男人不壞女人不愛的標準版本 (ICE感謝你敏銳的點破)

老實說 就人品而言 相較於阿嘉我認為茂伯好多了

然後為什麼女主角一定要喝酒失控砸玻璃然後醉倒在男主角家門口

隨後被男主角無助的抱上樓然後才能虛弱無力的就這麼發生了該發生的事

哀!如果劇情換成女主角慎重的清醒的跟茂伯說:我想跟你做愛 到我家 好嗎?

這部片子應該就不會紅了

所以說性真的是社會文化的產物

真的是太父權了

去他的海角七號

4篇回應 2008-11-12 christine

上一篇文章


公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