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二月, 2012

聽吳明益講座感言 ﹝作者:策子﹞

要尋找我的領土——不是社會領土,而是思想領土。(Edward W. Said《鄉關何處》)

吳老師以投影幕上一行「從昨天一場座談會談起」拉起講座的序幕,再補上一句「今天講座的內容已經憋了十幾年了」讓台下聽眾的我,從一名鴨子聽雷的門外漢心情,轉成期待秘辛的竊喜。

講題「沒有不是自然的書寫——爲什麽我要用散文的筆法寫論文」是系列講座的第三場(與《以書寫釋放自然BOOK 3》 書後的跋有微妙的相關聯),談的是老師自研究文學、寫作論文的這些年來的感觸和想法,而常掛嘴邊的「座談會」指的便是即將升格為科技部的國科會。經由「學術補助獎勵」的申請原則、原則定義的模糊、研究案之實踐性、經費濫觴疑慮等種種實況,進一步思考以產學合作的可能,養活更多很棒的出版社與獨立書店。

需知,當學術論文不再是純粹的「人文社會科學研究」文本結果,老師從體系內、外的現實狀況下解析抽象的講題,并對在座的各位提出疑問:

你能告訴我文學研究的目的嗎?

被問當下我無法回答。關於「文學的目的」或許我還能略懂一二,但「文學研究的目的」竟然不曾被我質疑過,似乎全盤相信研究文學的理所當然。

吳明益老師不急著揭曉,反而再追加一道新提問:

你知道國科會計劃申請的原則?

將抽象概念的文學研究(既美學、人類學、社會研究學、哲學、文化研究等)放置在國科會計劃徵求公告上「人文社會科學研究的主要目的,不在收集資料描述現象,更要對現象作有意義的分析及詮釋,據以探究解決當前家社會面臨的各種問題」的標準,從「昨天一場座談會」和自身堅持十幾年「有溫度的論文」而不悔的學術精神作一個結合,激盪出今天講座的核心內容:

拓展自己的思想領土。

很多時候,標準和實際操作起來會有很大的落差。老師透過好幾個例子與比喻,說明了僵化的機制體系正是冷卻文學研究、學術論文溫度的主因。最為印象深刻的是老師說「所謂論文寫作的法則,那是論文期刊盛行以後才成立的。」進一步讓我明白學術界論文本末倒置的諷刺。當然,我所理解到的不是一味爲了打破法則而置學術基本準則不理的態度(鎖著鐵鏈的舞者),反而是在有限框架下創造無限蘊涵的文學文字溫度(不受鐵鏈限制舞出水準,甚與鐵鏈相融,超出水準),這豈不是一件很浪漫(又理所當然)的理念嗎?

因此吳明益老師方以「拓展思想領土」來回應他之前的提問「文學的目的」。扎實的研究工夫為基礎;廣闊的思想領土拓展為方向。最後想以老師投影片上的一段話作結尾:

我的思想貧瘠,語言就貧瘠。我的思想沒有美感,語言就沒有美感。我的思想是為了寫作論文升等,那麼我的語言就會長成那個樣子。

2012-02-26 liao


公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