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十一月, 2012

羅智成《光之書》《寶寶之書》分享會

11/18 pm02:00 

地點﹔東海書苑

在詩人的作品中,《光之書》是未經籌謀策畫、在無意識的慣性所作出的作品,可稱為創作時期的某一過渡期、分水嶺,是「結束」,也是「開始」。詩人說,《光之書》的年輕與久遠,讓今日的他感到臉紅,而此書,卻也是他最具個人風格的一本詩集。

眾方向侷促之所

日夜分道的岬角

海水奇寒,風浪兇猛

這群海不曾負載一條船

甚至不曾負載過任河水族

邊緣只是嶙岩的剝落和歌唱。

巨大是無法馴養的。

你要在

找到門環一萬個行人的袖子裡

叩門

如果祂睡著了

你要安心等待

──引自《光之書》,〈芝麻開門〉

寶寶之書

關於寶寶之書   ◎羅智成

「寶寶」,我最喜歡的第二人稱,出現於一九七三年底的作品「點絳脣」。關於她(他)的靈感來自青年詩人對理想異性、理想創作生活或理想知感經驗的嚮往。隨即成為一切可能的聆聽者的暱稱。

當這兩個字被信賴地喚出,或被想到時,青年詩人努力杜撰但未形成的遭遇,便附身於他所期待的對象,十分親密地靠上前來。他們曾經是戀人、孩童、神祇、同志或導師,或自己。

或可能成為戀人的人。或導師。或自己。

向這些親密而虛擬的對象傾訴,主要是因為要表達的事務太細瑣,不是極關心你的人不會傾聽;要表達的太幽微,不太了解你的人無法深切體會。所以,寶寶之書成為一本美滿的書。因為作者預設並間接描述了這樣完美的聆聽者的存在。

有了完美的聆聽者,我們自然也會有說不完的完美經驗。

寶寶,

現在,孤獨起來

趁著下一個念頭還在發呆

好奇心還在

讓我們就在這稀落的字裡行間

比肩而行吧!

2012-11-4 vk


公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