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九月, 2013

《手作鋪的微旅行》新書發表會10月10日晚上7:30

《手作鋪的微旅行》新書發表會
關於台中,我們了解所知的有甚麼呢 ?
台中的手作鋪~從這個角度出發吧。

對談: 作者林佩君與植工坊主人儷予。
地點: 東海書苑二樓,10月10日晚上7:30。

1010佩君海報

2013-09-29 miru

自己革命自己~寫在這起義的季節

20120921

大部分的秋節是屬於變動與重生的。

14年前的大地震,讓身為台灣人的我覺悟到,生活在這島上一生至少都會遇上兩次的大地震;我的母親說著她年輕時遇上的那次墩仔腳大地震裂開的土地把人吞埋了進去,家裡煉製好準備用來做月餅的豬油因地震灑了一地,她一邊收拾著。

大地震的14年後~
很多人在這幾個晚上度這美好佳節。
看到傳來大埔張家的消息,不知道該怎麼評論這個世界。從那結穗的稻田開始,被推掉的糧食;一直到張先生身亡的今天。大埔事件,一直打翻無法認同的道德底線,但也一直在發生。這是怎麼回事,人們的眼睛看到了卻無動於衷或者是助紂為虐的繼續炒作地皮;大埔案的幾條人命是誰殺的~是劉政鴻殺手、也或許也是冷漠的大眾殺的。

用手指滑動手機畫面,讓世界進到生活中;黃色小鴨驅使你趕上高雄去拍個照上傳Facebook,淺薄的再繼續淺薄,有多少思考進入思惟中,是那黃色小鴨還是今天去餐廳吃了甚麼。手指決定了甚麼,人格跟意識剩下手指末稍的短暫與表層。
不讀書這件事持續的再薄化腦袋,等到表層化到某個層度,連最後的掙扎都沒有辦法意識到。薄化的思考造就冷漠的群眾,或者冷漠兩字還算高尚,應該算是中風的狀態,是完全無法驅使的肉體,被操控的腦袋以致於造成大眾冷漠的狀態。

閱讀,並且偏離大眾媒體的閱讀,一腳踏入柏油路再一腳踏入泥爛地,混淌這一切的感官。閱讀不是高尚的,閱讀是避免自己腦死的手段;想活得更精彩只好靠自己革命自己,用閱讀注入生活中的獨立思考,行且獨立、勇敢去做。
編織自己的思考得從閱讀開始,更精確些的是從好的閱讀開始;再直白的從非主流切入,一縷一線為自己的思考編織,編織好的這結實的網是一個完整的人,每個人的思考不應該是由被操控的媒體或商業廣告為你編織的。

「獨立思考」或許為這冷漠的大眾所下的一個藥帖。

2013-09-21 miru

一對夫妻一家書店

20130913

經營一家書店,是接下來的一份重要工作。聽起來似乎輕鬆,但真正是困難的,在這個大家覺得小書店存在重要性的質疑、也很可能是書店絕滅的時代。

對有錢的投資者來說,接手一家賠錢的書店也許是某些浪漫的理想跟反市場操作手法,如果是一對不太有錢的夫妻來說大概是一種憨人的勇氣。很不巧的我們大概是屬於後者,那麼這篇文章大概是憨人的鼾聲,且聽聽吧。

在過完年後,一直苦苦經營書店的東海書苑老闆廖英良先生(以下稱英良),在網路上發出一些訊息,乍聽之下似乎他想放棄這家書店了,大概引起我們糾心頭的一陣難過,也確實我們很怕台中沒有東海書苑;如果沒有東海書苑那台中還有甚麼呢?….為兩岸有錢人服務的房地產業、金錢豹教育集團、散發出黴氛氣的老台中舊市區或者全台年營收最高的新光三越百貨店,這些擊垮文化與人心的台中商業活動,帶著外地朋友去宮原日出排隊也很令人感到不安啊~
沒有了東海書苑台中還有甚麼呢?
因此,一對夫妻接手了東海書苑,在九月一日這天開啟路程。

回溯起那不遠的日子,在還沒結婚之前,約會的行程常常是散步走到巷子裡的東海書苑看看書、然後再去下一條街的豆子吃點東西,慢慢的東海巷弄越來越人車鼎沸,書苑一路搬遷到中港路再到五權西二街;我們的人生路程也從牽手逛書苑一路到結婚生子,這樣俗八辣的平凡演進。在這中途差點去了蘭嶼開書店,不過說來這感覺是賠更大的書店,也許這未了結的妄想只是伏流多年隱沒之後在另一端湧冒出來而已;就這樣在上一個冬天結束時,與英良討論了接手東海書苑之事,度過炎熱的夏季來到秋日的冷卻之後,依然是熱鐵未熄,這預備的憨膽接下來就要勇敢前行了。
而英良接下來將隱身在獨立書店聯盟,為眾多的獨立小書店奮鬥出路;朋友笑稱他是堂口幫主,確實是如此,他並沒有離開書店,只是跳上來帶領這些小書店繼續往前走。東海書苑也將繼續邁步往前,不管這個環境與時代多麼困難。

~一對夫妻,Miru和吳巍。
祈願人們對書的信念只是隱沒,如伏流,也將在某處浮出。

2013-09-13 miru

《給孩子們 非核家園》巴奈台灣五十場反核演唱

今年的秋季將是活耀的、也是充滿希望的。
巴奈反核巡迴演唱來了~

十月26日pm7:30東海書苑開唱(已售完。)

20130912_01

20130912_02

2013-09-12 miru

上一篇文章


公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