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革命自己~寫在這起義的季節

2013-09-21 miru

20120921

大部分的秋節是屬於變動與重生的。

14年前的大地震,讓身為台灣人的我覺悟到,生活在這島上一生至少都會遇上兩次的大地震;我的母親說著她年輕時遇上的那次墩仔腳大地震裂開的土地把人吞埋了進去,家裡煉製好準備用來做月餅的豬油因地震灑了一地,她一邊收拾著。

大地震的14年後~
很多人在這幾個晚上度這美好佳節。
看到傳來大埔張家的消息,不知道該怎麼評論這個世界。從那結穗的稻田開始,被推掉的糧食;一直到張先生身亡的今天。大埔事件,一直打翻無法認同的道德底線,但也一直在發生。這是怎麼回事,人們的眼睛看到了卻無動於衷或者是助紂為虐的繼續炒作地皮;大埔案的幾條人命是誰殺的~是劉政鴻殺手、也或許也是冷漠的大眾殺的。

用手指滑動手機畫面,讓世界進到生活中;黃色小鴨驅使你趕上高雄去拍個照上傳Facebook,淺薄的再繼續淺薄,有多少思考進入思惟中,是那黃色小鴨還是今天去餐廳吃了甚麼。手指決定了甚麼,人格跟意識剩下手指末稍的短暫與表層。
不讀書這件事持續的再薄化腦袋,等到表層化到某個層度,連最後的掙扎都沒有辦法意識到。薄化的思考造就冷漠的群眾,或者冷漠兩字還算高尚,應該算是中風的狀態,是完全無法驅使的肉體,被操控的腦袋以致於造成大眾冷漠的狀態。

閱讀,並且偏離大眾媒體的閱讀,一腳踏入柏油路再一腳踏入泥爛地,混淌這一切的感官。閱讀不是高尚的,閱讀是避免自己腦死的手段;想活得更精彩只好靠自己革命自己,用閱讀注入生活中的獨立思考,行且獨立、勇敢去做。
編織自己的思考得從閱讀開始,更精確些的是從好的閱讀開始;再直白的從非主流切入,一縷一線為自己的思考編織,編織好的這結實的網是一個完整的人,每個人的思考不應該是由被操控的媒體或商業廣告為你編織的。

「獨立思考」或許為這冷漠的大眾所下的一個藥帖。

分類: 書店日記


公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