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店長手札

書苑過年營業時間

就要過年了!大家恭喜!

書苑今年休小年夜(2/1,週二)與除夕(2/2,週三),我想這兩天應該也沒人打算來吧!

大年初一(2/3,週四)與大年初二(2/4,週五),營業時間為12:00~18:00,有興趣來走走的不必趕早,但也別太晚了喔!

大年初三(2/5,週六)起恢復正常營業時間。今年年假短,把握時間看看書,應該會比看電視有趣的!

東海書苑

2011-01-27 liao

2010年「讀書人工會」─ 一個重新的出發

決定繼續推動「讀書人工會」,對我來說其實是一個相當大的憂懼與挑戰。憂懼來自於過去的兩年,「讀書人工會」的運作顯然並未能達到大家的期待,甚至嚴格來說,是讓很多人失望了。而或許正如廣告上說的,「四十歲的查甫人只剩一張嘴」,要如何讓大家重新相信來到美術館的東海書苑真的可以有番不一樣的作為,我知道那需要時間來加以證明真偽。只是,我也不得不擔心單靠書苑自身的力量,是否足以支撐到那所謂的「有朝一日」,因此,在幾番考量下,書苑還是決定繼續工會的腳步,並再度尋求大家的參與與協助。

挑戰則是來自於對自己性格的認知。或許這聽起來像是個托辭,但我終究不得不承認,自己是一個思索高過於行動的人。於是,每一件事我總必須探究意義,可當意義是那麼地反覆辯證時,我便容易陷入一種「可有可無」的頹廢狀態。不能改變嗎?我其實不明白,但它窒礙了書苑及讀書人工會的行動,這是不可爭的事實。

而如今,新的書苑擁有了一個較為完善而自主的空間,這是讓我們試圖再推動「讀書人工會」的主因。此外,令我們有信心的,是新的書苑有一個新伙伴:「自己的房間」的善雯。不同於凡事慢吞吞的我,善雯是個果決並有行動力的人。從性別讀書會到「自己的房間」,我相信大家可以感受到她那股擋不住的衝勁。也因此,未來「讀書人工會」將由善雯來負責活動的推展,而我確定,她在這方面將絕對會勝過我這個整天只會想些有的沒的的賣書老頭子的。

或許大家已經發現,新的「讀書人工會」有一些辦法改變了。最明顯的,是我們把售書價格從成本往上提高了5%。這似乎有點違反我們原本的合作社理念,不過由於一來這次計算成本時,我們將工作人員的薪資都僅用基本所得來計算; 二來從先前的經驗,我們知道會員人數很難達到目標並維持穩定。因此,我們必須透過一些微薄的額外所得,來讓工作人員有機會取得正常薪資,並藉此維持書苑正常運作的可能。所幸這一次的書苑不僅能提供圖書的回饋,同時也能提供飲料及場地使用上的優惠,我想這多少可以彌補在書籍方面的價差。此外,這一次推動「讀書人工會」的,將包含「東海書苑」與「自己的房間」兩個空間,這應該也可以讓會員有多一點的走動意願。至於合作社的理念,或許還是得等到會員人數達到一定程度之後再來討論吧!

一些活動與課程已陸續推出,接下來,我們期待的便是大家的認同與參與了。如同三年前所說─這個想法至今仍然不變:「讀書人工會」是我們嘗試為獨立書店尋找出路的一個模式。而我相信,在新人手的加入下,這個以眾人之力維繫獨立書店的理想,應該是有機會被達成的。

所以,如果你有意願一起來參與這個新書店運動,現在,你可以開始與書苑聯繫,也可以在「加入工會」一欄填下你的聯絡方式。「讀書人工會的具體運作」及「讀書人工會Q&A」已完成修改,大家可以做參考。書苑的電話是04-23783613,信箱是mail@thusbook.com.tw。當然,最簡單的方式是直接前來書苑,而這也會是詢問「讀書人工會」最好的方式。

1篇回應 2009-10-23 liao

絕版書的悲喜曲

前去小小、草葉集以及洪雅,見到了一些絕版的書籍。當下很想將它們買回放在自己店裡,但想想,讓這些書由這家店換到另外一家,似乎也沒太大的意義。

獨立書店裡總有一些絕版的東西,主要的原因其實很簡單:它們賣不出去!書不好嗎?當然不是,只是它過時又冷門,進不了一般客人的眼睛。至於知道的人,他們大多已經擁有,倒也無須再多買一本。所以,只能等待,等到有一天有某個人尋找,然後他可能會有如獲至寶的感覺。不過,在等待的過程中,有不少書籍又先成了絕版品。

於是,不知該笑還是哭,面對著這些絕版書。書擺在店裡,就是一筆成本。但不想把書退回,是因為知道總有人尋找。而當被買走一本,心裡就不免一陣喜、一陣悲,喜的是終於有人喜歡,悲的是店裡又少了一樣和其他書店不同的地方。這叫賣書嗎?看起來還比較像是過去年代裡的鬻子行為呢!所幸,孩子很多,多到讓我們很快忘記。直到有一天又有人問起那本書,我們才會回想起當時我們到底是如何把那孩子給割捨掉的。

好吧!你問,絕版書有那麼了不起嗎?其實,一點也不。甚至,我寧可這些書不曾絕版,每家書店都有在賣。只是,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於是,這些獨立書店就只好繼續負擔起把書保留到絕版的責任。

1篇回應 2008-04-26 liao

我該站在什麼角度,當有人說「我不支持獨立書店…」

我其實知道,這種事或許選擇不回應才是最好的方式。前輩們說,「你不可能取得所有人的認同!」但我依然選擇開始寫這篇文章。沒有別的目的,只希望能讓大家更清楚,我們,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看到網路上有人努力鼓吹訂閱獨立書店聯盟的電子報,我只能深深致謝(可惜文章我已經找不到了)。看到有人說要「留住一間獨立書店」,我只能慶幸有人認可我們(儘管或許 對方只是認可小小書房)。而看到有人說「我不支持獨立書店…」,我除了嘆嘆氣,也只能說每個人有他自由選擇的權利。但在看到有人問「我該站在什麼角度?看『獨立書店聯盟』」時,我想,身為所謂獨立書店的經營者,身為所謂聯盟的一份子,我似乎也該試著說上幾句話。只是先聲明,這是我個人的一些想法,並無代表聯盟發聲的的意思。

好吧!就從我所下的那個標題「獨立書店聯盟的一個開始」來說起,因為它牽扯了什麼是「獨立書店」,又牽扯到聯盟的意義。坦白說,「獨立書店」的定義何在,至今或許都沒個定論(這問題,就彷彿我們問什麼是「搖滾樂」,甚至,什麼是「文學」,大概也是同樣的意思)。因此,我想,用「個性書店」來暫時替代一下「獨立書店」這個詞,說不定會貼切一點。也就是說,這些書店對書籍基本上都有它們所堅持的地方,而不是隨著市場、潮流來決定它所擺放書種的內容。坦白說,暢銷書與好壞其實並沒有一定的關係,因此,說這些書店排斥暢銷書(或稱排行榜書)並不正確。我想,我們只是有一種我們認定好壞的標準,而讓這樣的標準藉由選書表現出來而已。說實在的,個性書店在商業經營這部分,我個人以為,最大的問題恐怕就在於,它根本不肯迎合顧客的品味。

於是,值得探究的或許就在這所謂的「好壞標準」究竟有多少人認同,甚至有多少人願意在這些「個性書店」購買經營者認定的好書?前者很難說,而後者則與現實比較相關。一是個性書店的書價格會比較高(於是淘汰了比價的人),二是即使認可那是一本好書,卻不見得是自己要看的書(於是又淘汰了說看沒有的人)。七折八扣,會願意在個性書店購書的人就真的很少了。所幸,這些書店都很清楚自己是屬於小眾的書店,因此,只要能打平,大家就會開心地繼續熬下去。

但到底為什麼要如此堅持自己主觀的好壞(是因為老師在說都沒在聽,所以上不了天堂只能住套房?)我借用上一次我所介紹漢娜‧鄂蘭「責任與判斷」那本書當中所說的,「寧可與世人不和,也不願同自身傾軋」來作為解釋,而我相信,其他個性書店的經營者也會同意這一句話。

是道德標榜嗎?不,其實不少個性書店都不是很喜歡「道德」這個詞彙。我們只是做我們覺得該做的事,然後去爭取別人對這家店的認同。沒錯,你可以說最後還是回到「消費」這件事,因為書店的確唯有靠顧客購書,它才能繼續經營下去。但我只能請大家留意「目的」與「手段」的差異,也就是說,一家店搞很多事而目的就是要顧客「買書」,以及一家店想透過顧客買書而能讓它能搞很多事,這兩者之間,我想大多數的人應該是可以分得清楚的。

說很遠了,但再回到書店聯盟一事之前,有件事我真的得回應一下,儘管知道這其實沒有作用。有某位提及他不支持獨立書店是因為不喜歡所謂的「人味」,不喜歡書店對他的推薦。我猜測他是位男性而且很有主見(沒有貶損嘲諷的意思,只因為我自己有時也是這樣。)但問題是每一個人的需求不同,我們如何說我不需要所以它就活該消滅?而如果我們可以接受某個明星大辣辣地在電視上代言某產品多好多好的廣告,那麼,為什麼不能接受某個人鼓吹一下聯盟的電子報?我無意批評,只是覺得這問題可以討論。

我不知道會有那家書店喜歡直接向客人推薦書,至少書苑最害怕的就是客人要我們推薦。書店變吵雜,這與經不經營咖啡沒有絕對的關係,這一點,只要看上門的顧客講手機的比例就可以清楚。至於所謂的「人味」,先不說顧客喜不喜歡,也先不管書店本身真正想經營的到底是什麼東西(如果真只想營利,我想,不會有人笨到以為開書店可以賺錢),這其中還是參雜了太多不足為外人道的故事,我想,不提也罷!

終於回到聯盟的問題。試著和其他書店推動所謂的聯盟,是希望藉著每一個微薄力量的集合,看看我們能為社會做什麼事。當然,每一家店的生存也是很重要的事,但我知道這世界總是現實,所以,只能趁自己還沒倒的時候趕緊行動。

電子報是聯盟的一個「開始」。我這麼說,指的只是把「未來式」轉變為「現在進形式」。因為,當我們還沒開始,就已經知道這條路有太多的絆腳索需要一一解除。而當我們不想以中央集權的手法去處理事情時,聯盟的一切就需要更多更多的討論。電子報的格式與內容我沒有意見嗎?坦白說,不是。但一切也總得等它上軌道再說。進步進步,有進才有步。而當然,財團的一小步是我們的一大步。於是,只能慢慢匍匐前行,於是,看在其他人眼中,似乎只能為我們擔心。

這是個話語很多的時代,就如同我這篇東西一樣。我當然也期待其他書店能在電子報發聲,不過,有一個原則問題在未來就會發生。也就是,加入聯盟的書店是否就得盡每週出稿的「責任」?我們,能不能接受一家默默無語的獨立書店(好比闊葉林!)而所謂的「責任」,會不會其實直接限制了書店加入聯盟的可能?

就好像這次的聯合特價,我說,促銷沒問題(不過我們也就只是把書擺在那裡,隨客人自己看),但「推薦」就有待考慮(這裡的「推薦」是指寫篇介紹,倒不是直接向顧客推銷)。前者是一種商業行為,後者則與良心有關。於是,我只推薦其中一本書,而那本書書苑至今一本也沒賣出去,反倒其他書的銷售狀況還可以。那麼,未來書苑還會接受這類的活動嗎?答案是肯定的。原因?站在顧客的角度,能讓他們用比較便宜的價格買到自己想要的書,我何樂而不為!至於要問這樣的活動能為書店帶來多少業績,說真的,我沒考慮過這個問題。當然,回到前面說過的一件事,我們會針對書加以選擇(目前各家也擁有選擇的自主權),而並不是來者不拒的全盤接受。所以,至少對我來說,聯盟只有可能聯合促銷,但不會有聯合推薦這麼一回事的(頂多,就是剛好每家都推薦同一本。而這也是電子報的書介為何要清楚劃分有河家、小小家、東海家的原因了。)

折扣是經銷商自動提供,而不是我們聯合去要求的。事實上,我們了解出版社的困境,所以打從一開始就沒有以聯合談價格作為聯盟的訴求。至少,我個人所期待的,是好的書能發到我們這裡,而不再被幾個大集團壟斷。能如此,我就很滿足了。於是,當聯盟開會而有人(非書店經營者)以在商言商的角度說就是該去跟出版商壓價格時,我真的忍不住就發飆了。

的確,未來聯盟也許有可能增加到三十家、五十家,屆時光景會變成如何?我不知道。因為民主可以得到最多數的決定,但不代表那會是最好的決定。也因此,初期權利義務的規劃我們只得格外地小心。過於寬鬆聯盟勢必成一盤散沙,但過於嚴苛只會再度證明「暴政必亡」的歷史讖語。此外,保持各家店的獨立與自主性,這是聯盟的一個前提。失去前提,一切就沒有意義。也因此,當有人提議聯盟對各店應有強制性時,我忍不住再度發飆了。

不是故意要凸顯自己什麼,只是想跟大家說,如何讓聯盟走得平順又不違背大家的期盼,我們真的有在努力。只是,曇花可以開得很快、很燦爛,但第二天一早起床你可能就見不到它。這是為何聯盟總得小心翼翼。活動活動,活著才會動。若是沒有路走,我們可以自己開一條;若是不知道獨立書店是什麼意義,那我們就自己創一個;只要我們依然活著。十年之後,聯盟的成員有的可能還在、有的可能只剩一聲嘆息。這是聯盟的書店得各自打拼和互相幫助的地方。只是,當我們努力去維持住這個空間之後,除了買賣書籍可以有個替代選擇外,大家還希望這些空間能做些什麼?而對於那些缺乏這般空間的地方,我們有可能去協助些什麼?我以為,這是一個不管是經營者、是顧客、或即便只是關心者,都可以去想像、參與以付諸實踐的地方。

據我所知,獨立書店想做的事情其實很多,只是每一家都有同樣的困難,沒有人手。所以,角度或許並不是問題,真正的重點是誰願意是「負責任」的可能無酬參與(而如果只是點把火,倒楣的將永遠是固守在書店的人。)所以,站在哪裡也不是問題,真正的重點是如果獨立書店存有著某種大家認為值得去維護的價值,那麼,這個價值本身才是我們要去發展的。是書店也好,是教書的也好,是賣麵的也好,如何用自己所處的位置與可能的方式去維護與發展這個價值,那將是獨立書店聯盟之內與之外最為重要的力量。

2篇回應 2008-04-19 liao

上一篇文章


公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