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三月 31st, 2007

失眠搖籃曲(II)

rene.bmp 

劉若英 / 少女小漁的美麗與哀愁
唱片公司:滾石唱片
出版日期:1995

聲 

一直很喜歡這首歌,1995年,劉若英首張專輯裡,收錄電影〈無言的山丘〉插曲的〈遊子〉。  

十九、二十時,離島至島的遊子,聽這首歌會十分想家、淚掉,海潮聲中,傳來陌生語彙(日文)的女聲吟唱,卻唱到心裡去了;而今已過三十,成了未曾想過的,人生的遊子。從期待脫隊,從堅持逸出,不破亦未立,一直在原地。事實是,在哪,心裡都有著喪,已經和痊癒與否無關。暗黑空間裡,靜聽聲音的重複流轉,如觀時間的流逝,如目音樂替代眼淚。 

一個人變得溫柔,是因為慈悲?還是殘酷? 

決定相背而馳態度的,特定時間點,又是什麼? 

 

聲音。 

 

失眠,總讓聽覺極端敏銳── 

那是樓上家具搬動挪移、從暗暝到破曉猶不知該安放何處的躁; 

是難辨哪戶人家急欲壓抑但總失敗的,擾人鑽鑿聲; 

那是後方依時啼報的雞鳴或多疑的狗吠聲; 

是寺廟規律不間斷的木魚敲打; 

那是蹲踞遠方、咽嗚抑抑的貓頭鷹; 

是門外呼嘯而過車流間或一兩聲刺耳煞車; 

那也是偶有人經過拖躂聲; 

再仔細聽,床舖亦有不易辨別但清晰的嗡嗡回繞聲,窸窸窣窣,微細的聲音鑽進耳膜,迴響成巨大的噪,使人暈眩。 

 

聲音,讓失眠更無眠。 

 

寫下那麼多字,一篇又一篇,好像要剝落些什麼,以便邁向另一個什麼似的,大量跳出。卻又隱隱感到,那是一個,沒有盡頭的黑洞。 

 

那麼,Que te oyeres? 

你將,聽到什麼呢? 

音 

4篇回應 2007-03-31 chloe


公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