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七月, 2009

711 反奴隸派遣 國美館抗爭行動後 座談會-以肉身對抗的戰鬥

親愛的大家:

711抗爭行動已經過了一個多禮拜了
這期間媒體陸陸續續找我們做後續的訪談報導
網路上的論壇持續延燒
我和同事的生活也因此起了變化
有很多關心也有很多壓力
有人支持也有人質疑
心情的起落事小
後續的抗爭像是個見不到底的黑布袋
需要很多的勇氣才能往前走
花了足足一個星期才從抗爭的情緒中恢復過來
同事說他有種虛脫的感覺
抗爭對我們來說真的不容易

我知道當天很多朋友們也參與其中
或是在媒體上看到了我們的行動
我們也很想知道你們的感受
我們的行動是否也對你們的生活產生了影響?
你們又是如何看待這樣的事件?
在你們的生命中是否也曾跟我們一樣遇過類似的情況
你又是如何面對如何選擇?

這次抗爭因為我們一同參與其中
所以我們想要聽到你們的聲音
也想要跟你們分享我們抗爭後的種種轉變與內心的起落
我們希望看見大家
我們希望知道我們並不孤單
期待你們的參與

時間:7/24 (五) 19:30
地點:東海書苑 2F

4篇回應 2009-07-21 christine

七月份性別讀書會 7月16日 (四) 19:00 自己的房間

親愛的大家:

這個月的性別讀書會在7/16(四) 19:00 自己的房間
書名:感謝那個性騷擾學生的男教授-我的性別意識成長歷程與實踐
閱讀進度: 一位男性教育研究者的性別自省 P.16-P.26

這本書我希望大家可以從自身的性別經驗出發去對照父權社會裡理所當然的性別設定
一起來看看別人想想自己

2009-07-15 christine

反"奴隸"派遣制度座談會 7月9日(四) 19:30

親愛的大家:

東海書苑搬來國美館對面的第一場活動
好死不死是衝著國美館來的
這也許是要告訴我們什麼呢!

這次的座談會
主要是要談所謂的派遣制度到底是什麼?
如何運作?
誰在參與?
誰得了好處?
又跟我們有什麼關係?
派遣制度不平等不合理的現象有如西方的奴隸制度
當年企管系學生的我再熟悉不過的管理策略
如今政府與大企業爭相使用而且無所不用其極
管理策略的優點已經蕩然無存
隨之而來的問題卻越來越大

以下是節錄自我為新新聞雜誌寫的小文章
很粗略的將派遣制度的不合理現象描繪了一下
希望讓大家有點概念
想要更深入的了解就一定要來參加我們的座談會
自主工聯的執行長會從台北下來為大家解惑開示
我也會跟大家分享派遣工的辛酸血淚
大家不用太緊張
就當是來聽故事的
只是這個故事與我們息息相關
你一定要知道
——————-

就在幾年前,打開人力銀行的網站,外商或是百大企業徵才告示中出現了閃爍的粗體字”派遣”,那是什麼阿?要怎麼派?怎麼遣?這是我第一次跟企管名詞outsourcing打的第一次照面。直到有一天,我幫朋友在國家級美術館代班,進去後才知道原來公家單位也有派遣,我們偉大的政府何時開始這麼企業管理、這麼會節省成本起來?我在美術館工作但我的老闆是保全公司,我所做的工作卻跟保全一點都不相關的展場導覽服務員,我們跟館內人員作相同的工作,待遇和福利卻相差了一大截,我們是三個月一簽的臨時工,連最基本的勞基法保障都沒有,唯一的休假日就是閉館日,過年過節還要被威脅不准請假否則就寫離職單,薪水也拜外包所賜,扣掉人力公司從中抽取的利潤到員工手上的薪水少的可憐(兩萬出頭),更不要提被館內人員歧視與不當對待。而讀了四年企管系的我這時才知道課堂上冠冕堂皇的降低成本是這麼來的,至於專業,我不明白人力公司除了從中抽取費用之外還有什麼專業?
近年來人力派遣已成為台灣政府單位的最愛,更多的壓榨剝削換來的到底是什麼?永遠不知道錢花到哪去的政府真的有節省成本嗎?還是圖利了有著黑道和民代背景的人力公司?我們這一代的年輕人個個頂著高學歷,畢業後,幸運找到工作的人滿心歡喜的進入夢寐以求的外商、百大企業或是公家單位,卻情何以堪的發現自己的老闆另有其人,強迫接受糟糕的待遇和同工不同酬的不平等對待,成為企業與政府外包下的犧牲者,而這樣的情形似乎只是個開始,食髓知味的企業與政府,已經成為堅強的夥伴,勞工是沒爹沒娘的孤兒,沒了真正的雇主,也沒了真正的工作權。

4篇回應 2009-07-5 christine

漂流,其實是不得已的選擇—書苑的重新開始及其新所在

有將近一年的時間,很少在網站上發言了。

我相信有許多朋友會責怪我不好好經營網站。事實上,應該也有不少朋友對書苑這一年來的運作有相當的不滿。我想,被責怪是我應該,不滿則是顧客擁有的權利。有辯解嗎?我以為那沒有太大的意義,該有的後果書苑自當承受。而如今,只是有一些訊息,希望能讓關心書苑的朋友們知道。

是的,我知道有不少人發現,中港路上的東海書苑不見了。那其實是從四月底開始的故事,當時遇上了一些麻煩,我亟需以書換回現金來處理。而在不知有誰可能接手書店的情況下(我其實也不想害人),五月初我即決定收店。這決定換來了朋友的另一種責怪,他們說我不該讓書苑毀在我一人手上。但我該說什麼呢?一百多萬,可不是靠我先前那樣兼差就能夠搞定的(何況去年的718才被水沖走七、八十萬)!

五月底,在書籍已全數打包準備寄回經銷商,在逼近我得發出結束營業的通知時,事情有了轉圜。幾個朋友同意出錢協助書苑,讓她的招牌繼續在台中存在。而為了讓書苑有更獨立的發展,大夥兒決定選擇一個新的地點。就這樣,書苑從中港大河漂流到國美館。我們讓她在五權西二街104號歇息(現在我不再提那個什麼豹了,因為我終於知道為什麼書苑留言會有這麼多援交訊息)。

只是,決定十分匆促,而投入的金額其實相當不足。所以,在做了簡單裝潢後,我們只能靠自己慢慢刷漆、找二手家具,沒有對外發佈消息,因為她還不是一個大家可以前來看書的場地。而現在,一樓十坪多的空間總算有了一點模樣,儘管她的規模或許會讓許多人失望,但不管如何,東海書苑的那塊牌子已經掛了上去。因此,如果朋友們對書苑還有一點興趣,接下來我們可以歡迎大家前來坐坐了。

新的書苑還有一個新的伙伴,那是先前就想開書店的善雯。她在西三街的市場內創立「自己的房間」,一個有關性別與生活的小地方。未來,我們將把書苑與房間視為一體,也讓來兩邊書店的朋友們可以在綠園道上走動一下。

網站已經請朋友幫我們重新整理,現在應該沒有太多問題。新的地址和電話還來不及更正,得請朋友們先記一下。地址如上,重複一次:五權西二街104號。「自己的房間」地址我還不知道(去過好幾次,卻懷疑地址有沒有用),麻煩善雯自己告訴大家囉。書苑的電話是23783613,傳真是23783616。

先說這些,我知道還有很多事該說,但請容我一個一個來。

10篇回應 2009-07-4 liao


公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