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語閱讀趴第十期 ,《Shutterbabe》

2015-06-17 liao

6月21日起,每週日下午2:00

「個人主觀、情緒之必然 & 專業客觀、中立之侷限」

2015-06-17 21.39.28

下了這標題之後,自己忍不住莞爾,想說這讀本分明是自我告解式的傳記文體,記錄一位女性作者非常、非常個人的自我探索/冒險之旅,我幹什麼書介題目搞得像是論文命題呢?

或許是因為這問題會是閱讀英語閱讀趴趴「時」讀本《Shutterbabe》不可避免觸及的面向吧。無論是作者在回憶錄中的書寫、她對人生選擇的探問、或是她對他者的看法與感覺;無論是我們英閱趴的每週固定聚會,或是受邀講者的講座上,我想,我們都難免要想一想、聊一聊這些。

這是一本相當暴露私人生命的回憶錄,連章節的安排都極為私人(都是作者生命中的男人-還有兒子),而書中滿是主觀、情感式和情緒性的自白,且充滿各式個人主義的宣言、個人印象式的觀感描述和表達。但這也是一位選擇了「號稱捕捉真實剎那,客觀呈現世界*」的「新聞攝影」為職的(有吸引力的)女性所寫的書,而且她也如此定義自己(書名、書封的照片之外,文中也有幾次提及)。

但是,說起來,除了主角為女性算是特殊之處,這也是一本讀來頗像"好萊塢動作片"的回憶錄:像好萊塢是因為最後有情人終成眷屬,結局是和樂一家人。像動作片則因為事件一起接一起、緊湊非常,各種荒誕離譜的情境都有、險象叢生、主角千鈞一髮死裡逃生、在任務中身處極端的地理環境或極端的人類處境,也不乏血腥暴力、友人喪生、結盟與背叛、謊言與欺騙、懺悔與告解……等等等。

實際上,英語閱讀趴開趴以來,這已是第三本回憶錄/自傳體的讀本,而這一本雖然不深思,卻又感覺特別掏心挖肺,我因而開始思考一個有點政治性的問題了:對於寫作者而言,寫一本回憶錄的引力和魅力,除了獨大的話語權之外,是不是有好大一部份來自告解的療癒?是不是人都會想要有一天能說個痛快?是不是所有過往生命中梗在喉頭的秘密、謊言、羞愧等等,都在回憶錄中清白了?

回到《Shutterbabe》來說,的確,這感覺是本不宜衛道人士(無論顯性或隱性)閱讀的書。但是喜歡腥膻色刺激的,倒是可以考慮考慮。

無論如何,《Shutterbabe》被選為第十本讀本,主要也不是因為上述的特色,而多是因為作者個人的生命經驗 — 挟著「男人可以,女人為什麼不可以」倔強固執,不顧家人反對,立志成為新聞(戰爭)攝影記者、勇於找刺激、體驗生命、追尋自我、逼迫自己、跨越界限、探索世界、放下過去……等等 — 終究是會帶著她的讀者看見不為「行外人」所知的世界/視界;也因為這一種風格的文字在之前的讀本還沒有讀過。她的語言強烈、情緒賁張而且動不動就出口成髒,還有一種自以為正義的力道,隨時都會將自己赤裸攤在讀者眼前;雖然遇到某些令人情何以堪的難題,她多半繞個圈圈輕輕帶過就算,但是整體而言,書評說她善長”brutal honesty” (野蠻的誠實),我覺得挺中肯。

最後,提一提開拓視野這回事。住在台灣這個時代,不知道大家是否都跟我一樣,覺得建立或擁有「國際觀」是個浮濫的呼籲、口號?無論誰要幹嘛,都很喜歡高舉國際觀旗幟?前陣子我還讀到一篇文章在講台灣人超級沒有國際觀這回事,並且文章附上一位在台灣教英文的外籍老師出的時事選擇題,以測驗讀者有沒有國際觀。我個人雖然不太瞭解為什麼國際觀這樣重要,但我的確很希望英語閱讀趴能給參加的人提供一些管道或媒介,去看看其他人、其他地區、其他民族、其他國家,關注世界上的種種其他。我所理解的開拓視野,大概就是這樣吧,所以英閱趴趴「時」,剛好有這樣的讀本,可以解讀為「時事」,雖然這書出版很久了,作者在書中報導的「時事」已成歷史,但其實,歷史仍在重複著,也可能再成為時事,在報章雜誌、網路媒體、電視電影中再現。

*摘自郭力昕《再寫攝影》,田園城市2013年出版。

分類: 一起來讀書


公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