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 Photography – 戰爭攝影者的執迷與代價之謎

2014-11-13 liao

《戰火迷蹤》M.I.A – Missing in Action 

Reporter.., KAMBODSCHA

這部片是「消失的雙年展」德國導演專題的4部片中,唯一不是由兩位導演共作,而是男導演約翰・芬德一人構思並執導、關於戰爭攝影記者的紀錄片。

我好想大力邀請之前看過兩人合作影片的影友們,來看看只有一個導演的影片是不是比較一致,不那麼跳、那麼讓人感覺銜接有點不順?之前跟奚浩聊起開幕片,他說感覺得到影片中兩條線:非常陽剛、男性的部分與陰柔、女性的部分,但是好像不是銜接的很順,有點卡卡的。我聽了之後很有興趣,想要知道是不是真的跟兩個導演的差異有關。

不過話說回來,我提筆是想推薦這一部紀錄片的。只是,由於影展開幕以來,我已經將德國導演專題的4部紀錄片都看了不止一次,自然而然就會拿他們前後期的作品來比較,所以,即使我不刻意分析,整個看下來也很難不察覺到這四部紀錄片的共同主題…

那就是戰爭與記憶。

reporter

最為深刻的表現在2014年的新片《我母親、戰爭、我》裡。片中受訪的四位老人都曾經上過二次世界大戰的戰場,德俄之間的關係在他們心中仍然很緊張,他們對過去生命的記憶已經很模糊,但是戰爭烙下的印痕卻忘不了。

最為隱微的是2009年的《記憶露樂拜》。這是四部片中音樂性最強、影像的色彩和對比也最強烈的一支;用我們台灣人流行的說辭,那片是一封寫給涵容各色人種的德國首都柏林的「情書」。因戰爭而流亡國外的車臣詩人,住處簡陋而欠缺生活的味道,看上去就像是隨時要搬家一樣,而這個住處裡他最鍾愛的一件物品是一隻小瓢蟲吊飾,提醒他,「我曾是個天真快樂的孩子」。

2005年的《白渡鴉 – 車臣噩夢》則是4部片中最殘忍逼人的;它讓我忍不住思考『旁觀他人痛苦』的拍攝倫理,也讓我推薦進去看片的子策看到衝出來對我大叫:「孫百儀!白渡鴉怎麼這麼可怕!後面還有更可怕的嗎?」(不喜歡被嚇的人都想先知道結局)

最後播映的M.I.A是最早的片子(2003),拿相機鏡頭攝(射-shoot)影的人是攝影機拍攝的主要對象,唯一不在場的吉勒・卡宏在友人、同業和妻子心中都留下許多記憶的碎片,但至今仍下落不明。

FOTO_GillesCaron

失蹤與死亡不同:生活雖然必須繼續下去,但對卡宏的妻子而言,等待不再是等待了,關於卡宏和他的攝影、他的離去歸來,她早已失語、無能訴說任何。

Reporter.., RAYMOND DEPARDON Reporter.., KATE WEBB

Reporter.., MARIANNE CARON

這部片子裡訪問的三位戰爭攝影記者都對戰爭攝影執迷不已,他們有不同的報導及攝影哲學和原則,喜歡紀實攝影的人都來看吧!還有想要參加下一次英語讀書會的朋友們,更是不要錯過,因為,真的就是那麼巧合,我一年前就選好的英語閱讀讀本,是一本女性戰爭攝影記者的回憶錄。

Reporter.., RAYMOND DEPARDON Reporter.., KATE WEBB

分類: 一起來讀書,活動訊息


公佈欄